-GOINGs-

“别了,我的达瓦里希。别了。”

勾引是个人
吃粮专用
腿肉子博@一颗麻辣秃头
麻辣兔很好吃
“本座便是佛,渡你登极乐”
鬼龙红郎的脸与Jason·Peter·Todd的灵魂
TOP!BruceDickTimDamian
团&兵 叶韩 中露中 美苏 相all欧
是李泽言女孩

【JayRoy】No Light,No Light ②

难得的末世AU呜呜呜呜吃了这可爱的无差

Indifeso:

Summary:Roy是个快乐的丧尸

Warning:不知道为什么还要填坑....看不看大家随缘吧

前文地址


以下正文——


Jason在Roy一把拉开遮尘布时被扬起的灰尘迷了眼睛,银灰色的AstonMartin停在那,全新的,反光的车盖印出表情迥异的两张脸。Roy拍拍车顶,亲切的打招呼:“Matey。“Jason则埋着头,把需要的东西往后备箱里放。

 

不管Jason认为Roy的话有多少话不可信,至少到目前为止,关于车和酒的部分都是真的。

 

Roy早前领着他下到地下室,中途经过一道密码门,对方输入了12位数密码而不是用掌纹或是瞳孔扫描,随即为自己的这个想法发笑。门后的气流携着熟悉的腐朽气息一把攫住了他,还有他脑子里一闪而过的记忆。Jason用力眨了两次眼,甩掉烦人的影像和隐隐的头痛,再向前看时,Roy正紧盯着他,微妙的皱着眉,见他回神,便一声不吭的走进门后。

 

可以看出这里太久无人使用,感应灯毫无反应,他们在黑暗中一前一后顺着旋梯向下。眼睛适应之后Jason勉强能看清Roy的背影轮廓,走了一段路后则一丁点光也没有,耳边除了两人下楼梯的脚步声之外一切都静悄悄,仿佛某种不幸的预兆。Jason的右手按在枪上,肌肉紧绷随时能攻击,Roy却在他满身戒备时哼起了歌。

 

Jason突然愣住,Roy的声音是干燥的沙哑,回荡在黑暗的空间中如同爬行着的巨大多足生物,Jason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大灾难之后最先消亡的是那些和文明有关的一切,艺术品被掩埋,书籍被烧毁,音乐被遗忘。此时,简单的旋律让Jason感受到了陌生的、鲜活的生命力,那是这个世界缺少的,也是他记忆中不曾有的东西。

 

Jason尚在状况外,Roy这时停下来对他说:“到了,再往里走,那扇门后是酒窖。”Jason什么都看不见,连方位都无法辨明,Roy听上去像是掰开了什么东西,‘咔’的一声后红色的荧光棒亮了起来,Jason猛地眯起眼,然后冲Roy吼道:“有照明棒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

 

Roy笑嘻嘻的回答:“我忘了,可别指望一个有夜视能力的丧尸记得用这玩意,换句话说,我没把它们当玩具掰光就庆幸吧。”

 

Roy用一把上锈的钥匙打开酒窖的木质大门,随即弯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我在这等着,你拿完之后我们还要继续往下走两层。”Jason从他手里抽走照明棒,一声不吭的进去了。Roy靠着墙壁,以为会等上好一会,事实上,五分钟不到的时间Jason就走了出来,左右手拿着汤力水和伏特加还有一瓶琴酒,在Roy挑眉时解释:“如果酒能代替水,我会把整个酒窖都搬进车里。”

 

Roy笑着回答:“明智的选择。可惜了里面45年的罗特希尔德,即使我这辈子再也尝不出它甜美的味道。”

 

“葡萄酒属于胜利和荣耀的时刻,而这个,”Jason晃晃手中的玻璃瓶,“则是逃亡的最佳伴侣。”

 

“逃离什么?”Roy依旧带着那副好笑的神情看着他,仿佛他始终能从Jason紧绷的面部肌肉中发现不为人知的乐趣。Jason回以讽刺的表情,像是看着一只甲虫逐渐淹死在小水洼里,残忍而冷漠,“逃离死亡,这难道不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吗?”

 

这个话题仿佛触及到了禁忌,就像大灾难后大部分幸存者对病毒的起源闭口不提,仿佛这样就能忽视其中的人为因素,而他们暂时逃过一劫就能从此幸免于难。Jason觉得自己和丧尸谈论死亡是一件比他正和丧尸和平共处一室而没有打爆对方脑袋更加荒谬的事,他闭嘴不言,仿佛这样就能忽视内心那股迫切交流的欲望,哪怕对方连人类都算不上。

 

Jason单方面的忽视让之后的那段路显得沉闷了不少,好在之后也不需要更多的交流,而他也强迫自己不去理会投放在自己身上过于频繁的视线。

 

底层的照明灯大部分都完好,Roy走到被灰尘覆盖的控制面板前熟练的按下一连串键,Jason这才看清按键上的字。机器运转的轰鸣声响起,大概五分钟,整个地下室被缓慢的激活,Jason环顾了一圈,整齐排列的嵌入式武器柜,两个一米多高的电子锁文件柜,还有数块显示屏的电脑,无一不表明上两层的酒窖才是整个地下建筑中不和谐的一处。

 

“这里之前是恐怖分子基地吗?”Jason随手从架子上拿下一只箭,试探的用指腹压箭尖。

 

“有钱人总有些特殊癖好,没准你之前也是个有钱人或是有钱人的儿子。”Roy不知从哪摸出一个大型旅行袋,开始一股脑把所有视线里能看见的武器往袋子里扫,一边扫还一边腾出手来指了指Jason皮外套搭扣下露出的半截脏兮兮的胖蝙蝠。

 

“彼此彼此。”Jason把箭扔到Roy的脑袋上,Roy哈哈大笑,之前的事默契的被抛在脑后。

 

Jason把后备箱塞的满满当当,心里涌起奇异的满足感,抬头看见Roy也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正往后座上扔,他没去检查对方带了什么私人物品。“走吧。”Jason重重关上后备箱,歪着头示意,Roy欢呼一声跳上副驾,迫不及待的打开车窗,Jason憋回了那句“你坐后座“。

 

基地的另一个出口打开,约有三米高的甬道被车灯照亮,Jason用四十码的速度慢速行驶,眼睛紧盯前方黑暗,丝毫不敢放松,同时还得分神听Roy讲话。Roy扭过身体在后座的包里拿东西,“这条路直通城西,出口是郊外的小坡,旁边本来有个小池塘,现在多半一滴水不剩。大约还有一分半钟到出口,通道里我确定干净,但出去后不一定。星城早就沦为了丧尸巢穴,城外也没好到哪儿去,所以一会记得加速,可别慢悠悠的让他们搭上顺风车,我们得毫不留情的碾过去。”

 

Jason的腿上被放了个小东西,是把M2000柯尔特自动,Jason翻了个白眼嫌弃的说:“Really?”Roy挑起眉,弓着腰一脚踩在座椅上,打开车顶天窗,风灌进来把他额角没被束紧的红发吹到了眼前。Roy眯起眼,嘴唇张张合合,风把声音吹散,于是他把头俯的更低,放大音量又说了一遍:“那把是给你防身的,开好你的车,剩下的——”Roy歪歪的笑着,手中的弓弦试探的拉出弧度又松开,像是标志性动作,又像是无声的宣言。

 

Jason踩下油门的瞬间Roy灵巧的钻出天窗,箭袋固定在背上,双腿稳稳的卡在座位间,突如其来的光线在Jason视网膜上炸开,Roy不受影响已经稳稳的朝十二点方向射出一箭,爆炸的气流携着火焰在前方的丧尸群中打开一个缺口,而他们的车紧跟着冲进了黑色浓烟中。

 

Jason如同盲人般横冲直撞,引擎盖发出重重的撞击声,车颠簸的程度让他怀疑Roy是否会失手甩掉他的弓箭。恢复视野后Jason发现引擎盖有几处不严重的坑洼,挡风玻璃完好无损,车显然被改装过。Roy缩下身体对他说:“这里的泥地因为昨晚的雨变得又湿又软,轮胎下陷,我们的速度降下来了,前面还有不少东西,不管发生什么,不要停。”

 

Jason没说话,这会儿车速已经下降到了七十码,还在不断减速,而旁边仍有丧尸围过来。近一点的被车掀翻,四肢和身体分离也挣扎着往前爬,更多的还没靠近就被Roy的箭射爆了脑袋,到最后他的箭袋几乎空了,成果就是挡在路前的丧尸数量已经构不成威胁。Jason的耳膜因为密集的爆炸声而发痛,他单手握着方向盘,用力把Roy扯回车里,关上天窗,说:“差不多了?”

 

Roy的头绳松了,他收起弓后随手抓了抓头发重新扎紧,“嗯,开出这段路,之后很久都不会见到这些东西了。”Roy不会呼吸,不会出汗,不会疲倦,如他自己所说,的确是个很好的战斗力。

 

Jason降下两边车窗,车内的空间不足以让Roy重新搭上弓箭,他转而拿起一把UMP冲锋枪不时从右边清理掉一些落单的丧尸。左右侧后视镜均因撞击断裂,Jason抬头看了眼中后视镜想确认后面的丧尸追不上来,也就是这几秒的时间,一只丧尸突然从左侧蹿出,抓住车窗边缘,贴着车门试图去咬Jason的脖子。

 

Jason猛地打方向盘,车向右急转,丧尸的目标落空,差点被惯性甩出去,而他们的车也因此撞上了旁边的一棵树。一只手迅速的挡在Jason和方向盘中间,避免了被撞出脑震荡的后果,尽管有了缓冲,他的鼻子还是撞到了硬物上,温热的血从鼻腔涌出流到了嘴里。

 

Jason眨掉生理泪水,恨不得满嘴血喷到Roy脸上,他晕乎乎又气冲冲的吼道:“他妈的安全气囊呢!”Roy转而拉住Jason的胳膊紧紧压在座椅靠背上,后者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胳膊上手指用力到陷进了肉里。

 

“我拆了,丧尸为什么需要安全气囊,我又不会脑震荡。”Roy欠揍的声音在Jason耳边响起,同时还有几声枪响。Jason车窗边不知什么时候又爬回来的丧尸半边脑袋开了花, 歪着身体倒在地上。另两只较近的丧尸趁着这个机会试图把手伸进来去抓Jason的脸,车窗被堵得满满当当。

 

“Jay!”不需要更多语言,Jason左手摸索着拉开门把,Roy补了两枪后双腿横过去重重的踢开车门。汽车重新启动,倒车、转弯、踩油门、打档、加速向前,碾过地上还未站起来的丧尸,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很长一段时间他们沉默不语,Roy安静的像一具尸体,不带比喻,车里只有Jason尚未平复的呼吸和吸鼻子的声音,他们一直朝北开,景色逐渐变得荒凉单调,好在路上已经看不见任何行动的丧尸。

 

Jason把T恤拉起来胡乱擦着下巴上的血,瞥见Roy正歪着头朝他笑,他瓮声瓮气粗鲁的问:“干什么。”Roy伸手从后座拿了个东西在手里晃了晃,暗色的液体像凝固的血,是45年罗特希尔德,他还是带出来了。

 

“虽然跟荣耀没多大关系,但现在是胜利时刻吗?”Roy这么问,仿佛他们两个刚经历了一场狂欢,筋疲力尽,尽兴而归。

 

“酒是我一个人的,给你喝也是浪费,现在换你开车。”Jason坐在了副驾上,此时接近正午,太阳高悬,他整个人懒散的半躺着,被晒红的鼻梁上架着从Roy那抢来的红色墨镜,右胳膊直直的从车窗边伸出去,手心发烫,连缠绕在指尖的风都是热的。

 

Jason用干掉一瓶伏特加的气势在喝罗特希尔德,大半瓶下肚他的意识也跟着飞走了一半,酒瓶斜放在肚子上,保持微妙的平衡。Roy插了个播放器在车载音响上,左摇右摆的像在开个人Live。Jason陷进了久违的轻松情绪中,可能是因为半瓶酒,可能是因为他终于承认和人并肩作战的感觉真是太他妈好了,他甚至忘记早在几个小时前他还拒绝将Roy定义到人类这一边。

 

“And they try to divide us. We must find a way。”Jason跟着Roy一起唱了出来,Roy的眉毛扬起,笑容张扬又甜蜜,Jason问他有什么好笑的,后者看上去高兴又忧愁,他说:“因为你在笑啊。”

 

Jason昏昏欲睡,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脸颊早已笑酸,他把嘴角的弧度抹平,用最后一点清醒的意识说:“闭嘴,Roy。”

 

Jason手中的酒瓶被抽走,他闭着眼顺从的把两只手都搭在肚皮上,最后,耳边传来Roy欢快的声音:“好的,Jaybird。”


下更长长长长然后完结.....

最近应该都是填坑


多一句,如果想知道,Jason和Roy一起唱的那首歌是Muse的新单Dig Down


The AI called Arsenal(完)

即使有那么多不可抗力,他们仍然会在每个时空找到彼此😊😊😊

调色板案:




他就是这么碰到了阿忒弥斯。不错的体验,人人都应该试试。

醒来的时候他虽然是趴着的,但是他的背靠近肩胛骨的那处枪伤依旧疼的难以忍受。他应该庆幸自己还活着,然后当他一抬头,就看到了亚马逊女战士拿着把巨大的战斧对着他的头。

“...冷静点,公主。”杰森深呼吸后镇定地说。

阿忒弥斯侧了侧手里的斧子,抵着他的脖子:“不要 叫我 公主。”她凶狠地威胁。

------------

他本来绝不想和亚马逊战士或者还没克隆完就跑出缸子的半成品超人混在一起的。

没有哪条宇宙定律说三巨头---就算是盗版的,也得凑在一起。

可是事情就这么发生了,谁也说不准,为什么阿忒弥斯会愿意把死狗一样的他拖回来。但他不得不欠下这个人情并把它还了,宇宙定律如是说。

“你为什么要去那个连信号都没有的地方来着?”他趴着问公主。

“找黑面罩,他手上有一件宝贵的武器。”

“什么武器?”杰森换了个姿势饶有兴致地坐了起来。

“弓箭。”阿忒弥斯说,“红色的弓箭。”

“红色的弓箭...”杰森若有所思地重复着,而放在床头边上的红头罩细不可闻地发出“-zz-”的一声轻响。

------------

那天晚上军火库告诉他的事对他而言也算影响巨大。他开始回忆起一些事情来,往往是受到什么东西的影响。

在这个情况下,就比如红色的弓箭。

当他闭上眼睛去幻想这个时间线里从没发生过的那些事时,它们有时就像宿醉时做的梦一样,模糊且摇晃,红色的光影闪来闪去。但是他却每次都能听到耳边箭矢划破空气的清晰的嗖嗖声,和他的枪声混在一起。

“小杰鸟...”他隐约听见身后有人叫他。

“-杰森。-”然后他睁开眼睛 只看见头罩眼睛的红灯在闪个不停。

杰森哼唧了一声作为回应,继续陷入自己的循环纠结,他一边想着也许自己当初应该老老实实单干,而不是鬼迷心窍地把头罩里的AI留着,一边被不断涌现的回忆搅得心烦意乱。

这甚至都不是他的回忆!是另一个时间线的...不知道什么鬼。可是这两条线之间的阀门一旦被打开后,他开始不断被灌满新的记忆,而舍弃了原来的。他认识这一点认识的越久,就越容易接受它。

他都没有怎么花时间去留恋那些失去的记忆,在这个时间线,他自从和老蝙蝠和泥打太极打完之后 就一直作为红头罩单干着,直到军火库出现。

他曾为自己是一匹潇洒的荒野孤狼而骄傲,但他从来不知道拥有队友又是完全不同的感受。现在那些和人一起并肩作战的场景代替掉了原来的,他才知道这种感觉应该是安心和充实。

还有更多。

比如当他回忆起一个红发绿眼的人凑到他面前给了他第一个吻...

噢,那绝对还有更多。

“军火库...”他用手糊噜了一把脸,把自己从这些幻觉里解放出来,又专注地发了会儿呆。“..你说,我该不该去找他们?”他犹豫地问着。

“-...zz-”杰森知道这是AI在思考时的声音。“-他们不知道你是谁,-”然后它回答,“-他们也不记得你了。-”

可是我就快要记起他们了!杰森想说,然而阿忒弥斯这时走了过来打断了他。 “你在和谁说话呢?”她问。

杰森又看了一眼头罩,它此刻乖巧地呆在原地,没有“-zz-”的声音,也没有红光。

“没有谁。”他老实地向亚马逊势力低头,“我自言自语。”


------------

最后,当杰森的伤好的差不多的时候,他突然提出他不走了。

“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呃..你知道,做你们的搭档什么的。”杰森对阿忒弥斯和比扎罗说。后者一个神情冷淡,一个表情呆滞。

“你哪来的自信我们会同意。”阿忒弥斯轻轻把斧子从左手换到右手,杰森也去偷偷拎过那把战斧,根本拎不起来,“我们几乎是半神,为什么我们还会需要一个普通人的帮助?”

“-因为比扎罗需要一个脑子。-”军火库在杰森的头罩里小声说。

“因为比扎罗需要一个脑子。”杰森轻咳一声如法炮制,然后看到公主挑了挑眉。

他们同时向比扎罗看去,后者歪着头看着他们,含糊不清地嗷呜了一嗓子。

“好吧...很有说服力。”阿忒弥斯认输地叹了一口气,“但是我们可不管不了你的死活,你最好自己好好跟上。”

“只要你们不飞。”杰森点点头。

阿忒弥斯有点尴尬地抽抽嘴角:“我也不会飞。”

“那就让比扎罗帮个忙?”杰森说,“带两个人飞一点也不丢脸,对吧,就像以前一样。”

“像什么以前一样?”

杰森看着阿忒弥斯迷惑的表情赶紧改口:“没什么。”

所幸和新的队友第一次出任务算是个成功,至少杰森很好地证明了他不是需要被带着练级的菜鸟,还能火力支持一下他的半神队友们。

有攻击往比扎罗身后躲,没攻击就跳出来一口气干掉几个。现成的队友要好好用。

不过军火库在他的头罩里却显得异常安静了,它没有像往常一样指挥杰森射这儿射那儿。它一句话也没有说,而杰森也太忙于在枪林弹雨中赶上他两个打不死的队友了,没有去在意这些。

军火库在这次任务中的第一句话:“-杰森,后面...-”

“贾..森,前面!”比扎罗笨拙的提醒盖掉了它的声音,而杰森反应过来一拳放倒了身后的偷袭者。

“谢谢了伙计。”他用力拍了拍比扎罗的肩膀,后者憨厚地笑了一下,嗷呜了几声。

而军火库重回到了一声不吭的状态,只是发出轻声的电信号噪音。

“-zz-”这是它思考的声音,但没人知道它现在在想什么。


杰森承认,这一套“新队友”的事儿,一开始只是为了短暂地逃避那些他还没能好好接受的乱七八糟的时间线,逃避选择要不要去追溯一个已经消失的过去。

但结果却意外得感觉很不赖。

他想,他有点上瘾了。


------------

又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地点在黑面罩的老家门口。

“...你对那把红色弓箭的执念让我好奇很久了,公主...阿忒弥斯。”杰森在掩护后面小声对着亚马逊人嘀咕,“我是说,你们这群红发绿眼的人为什么都喜欢弓箭?”

“首先,我不知道你说的人是谁。其次,你懂什么,”阿忒弥斯白了他一眼,“那是拉神之弓,传说它能射中夜空中的星辰。”

“好吧,先不说关于这个传说的科学性,”杰森执着地与亚马逊女战士斗着嘴,“但这里面肯定没什么好事,想想上一次你追逐这个武器的后果。”

“你是说我捡了个没有脑子的超人的部分?”阿忒弥斯不屑地挑挑眉,近乎嫌弃地打量着杰森,“还是捡了你的部分?”

杰森刚想反驳点什么,就看见头罩内的屏幕上提示黑面罩的手下正向这里走了过来,他赶紧闭嘴。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我们得分头行动。”等人走了以后阿忒弥斯又小声说,“你帮比扎罗找个目标捣点乱掩护我,我乘机去偷弓。”

“为什么不能直接杀进去?干脆一锅端了这个鬼地方?”杰森撩了撩皮衣袖子蠢蠢欲动。

“我不想搞出大动静来,”阿忒弥斯解释,“拉神弓有人看守着,万一被奈芙蒂斯发现我拿走了它我就惨了,你知道吧?阿芙蒂斯,埃及神话中死者的守护神?...”

“不好意思,没修过神话专业,你们那些神的名字让我头疼。”杰森实诚地说,“不过你不想惹大动静还让我带着比扎罗找事?”

“你就说...”阿忒弥斯想了想,“就说比扎罗想家了。”

这回杰森白了她一眼。

计划是美好的,但就和杰森乌鸦嘴预测的一样,结果就并不怎么好了。

黑面罩毕竟是最开始掌管比扎罗那口玻璃缸的人,他自然留了点预防措施给自己,比方说,一块蓝色的小石头。

狂战士比扎罗在蓝氪石的威力下重重地倒了下去。然后杰森在大量黑面罩的包围下只能选择玩命地跑。

“阿忒弥斯?阿忒弥斯?!?”他冲里面大喊,试图得到亚马逊队友的帮助,但是显然她也陷入了什么麻烦。杰森并没有得到回复,只能接着奋力独自逃命。

这情况有那么点眼熟了,杰森背后的伤提醒着他。“不过祈祷我这一次总比上一次要幸运些吧。”他一边奔跑着,一边敲了敲头罩,呼叫着现在还唯一在他身边的伙伴:“军火库!伙计,你在不在?快告诉我你在,我需要你!”

屏幕的四周一下子亮了起来,一个声音绕着头罩内一周,从他的遛到他的右耳,像一个从他的左侧转到他的右侧。

“-当然,杰森。-”熟悉的声音回答道,“-我一直都在。-”

------------

军火库给了杰森很好的引导,让他逃到了一个可以暂时脱离追杀的角落里。

它的原话是:“-他们还是会包围到这里来的,但至少你可以喘口气。” 好极了,杰森正需要这个。

“之前一段时间,你...为什么都不吭声?你跑到哪去了伙计?”杰森一边调整自己的呼吸一边问着军火库。

“-我发现你有了新的队友,也不需要我的帮助,所以我也没有必要出现了。-”军火库平平稳稳地回答。

“你这是在生气?”杰森依稀感到很奇妙,“你是希望我回去找我过去的搭档对吧?我是说,那是你的初衷。”

“-我没有什么初衷可言,我只是个机器。-”军火库的声音听起来空荡荡的,“你有了新队友,这很好,我没什么别的希望了。-”

杰森突然有了种异样的情绪涌上心头,他想说些什么来安慰这个AI了,不过周围出现的小黑面罩们来的比预料的要快,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该死,军火库我还剩几发子弹?”杰森骂骂咧咧地一边开枪一边继续跑了起来。

“-7发,除去刚才那个是6发。-”

杰森意识到这样下去要完,他在人群中一眼找出了上一次黑了他一枪的那个家伙,然后远远地给了他一枪。 就算要死也得先把这个仇报了,他心想。

“-杰森,这样下去没有胜算。-”军火库在头罩内提醒着他。

“我发现了。”杰森险险避过一颗可以要了他命的子弹,“我上次让你刻我墓碑上的话你还记得吗?”

“-杰森。-”军火库严肃地打断了他,暗示他这不是个玩笑。在“-zz”地短暂地响了一下后它又重新开口,“-你得把我扔出去,引发爆炸,然后你可以逃生。-”

“我去我的头罩还有这个功能?”杰森气喘吁吁,“看来罗伊哈珀还真是个疯子。”

“-我是认真的。-”军火库说,“-离远点然后把头罩扔进人群里,我会负责引爆,然后你可以带着你的队友离开这儿。-”

“好计划,就一个问题,”杰森问,“你怎么办?”

“-...我是个人工智能,一段电信号,我会把自己复制到其他设备里的。-”

杰森此时打光了手枪里的最后一发子弹,同时也耗尽了最后一点力气,他停在原地,仔细辨认着头罩里的细微的电噪音声。

“你在说谎。”杰森说。

“-我是个机器,杰森,机器不会说谎。-”军火库平静地回答,“-照做吧。-”

杰森叹了口气,他看了看快要赶来的敌人,把头罩摘下来放在手里掂了掂。

“记得回来。”他对军火库说,然后用尽全力把头罩扔了出去。


爆炸帮他解决了大部分的敌人,也夺走了剩下那小部分的注意力,于是杰森顺利地逃脱了,进了设施里找到了阿忒弥斯,然后携手干掉了黑面罩,把比扎罗重新拖了回来。

回到安全屋的杰森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 其实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找回军火库的信号,他本来希望在打开电脑的一瞬间它就会出现,然后平静地说声“-Hi,杰森。-”

但是那里什么都没有。

“军火库?”他傻子一样地对着电脑的空白桌面问,“...军火库?”

他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这仅仅是又一个平常的一天。

------------

时间一久,杰森开始怀疑军火库是否真的存在,就好像没有了军火库的提醒,他也不知道他被灌进的那些关于“法外者”的回忆又是否真的存在。

阿忒弥斯说她从来没听到过头罩发出什么奇怪的声音,或是有红光乱闪。杰森沉默了一下,不置可否地耸耸肩。

也许他真的是一度寂寞出幻觉来了,现在想想,在头罩里装人工智能,本来就不是什么正常人会做出来的事。军火库所说的那些平行世界的事,也太过玄幻而不真实了。

可是他怎么解释他的那些回忆呢?他现在已经能清楚地描绘出科莉眼睛的美丽绿色。罗伊的灰不灰绿不绿的帽子,他能记起他和他曾经的队友做过的所有事,他们去过的星球和经历的冒险。而这些一点也不像是假的。

杰森没有把这些告诉他的新队友们,甚至包括军火库他也一字未提,但是不代表这事不在时时刻刻地折磨他。

这天晚上杰森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了罗伊哈珀,他传说中曾经的队友和伴侣,他轻轻地亲吻自己,红色的中长发发梢扫在他的皮肤上。

“杰鸟...”罗伊开口说到,这是杰森第一次在幻觉里听到罗伊说话,他的绿眼睛闪烁地望着他,“杰森....”

杰森这时猛地醒过来,他静静地在黑暗里坐了一会,慢慢地想通了什么,然后突然难过起来。

罗伊哈珀的声音和军火库一模一样。

------------
------------

杰森告别了阿忒弥斯和比扎罗。

“我可能会回来,可能不会。”他诚实地说,“但是我会抽空想想你们的。”

比扎罗好像有点伤心,他嚎了几嗓子,也没人听清他在说什么。

“我以后只能鸡同鸭讲,”阿忒弥斯没好气地看看比扎罗,又看看杰森,“没人和我吵架了?”

杰森笑了笑,“活在21世纪吧公主,有一种东西叫做电话。”

他带走了他的制服和一个多米诺面具,也并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他的目标是泰坦,因为据他的调查,有一个代号为军火库的红色弓箭手,现在正在这个小团队里和夜翼等人混在一起。

迪克格雷森来给他开门的时候看着很震惊:“杰森?!你到这里来干什么?你的头罩呢?”

“很长的故事,以后再说。”杰森不耐烦地向里面张望,“我来这里是找人的。”

“找谁?”一个熟悉的声音隔着挡在门口的迪克,传到杰森这里来。

他看见一个红头发绿眼睛的人,一手拿了块披萨好奇地走了过来。他的头发是短的,但依旧是鲜艳好看的颜色,他手臂上绿色的纹身随着手臂的晃动若隐若现,帽檐下的绿眼睛好奇地眨巴眨巴。

“刚才迪克管你叫杰森?好吧,Hi 杰鸟。你是过来找谁的?”

杰森看着罗伊哈珀脸上露出的友善的微笑,也动了动嘴角。

“找你。”他说。

至少他得试试,他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呢。



---END---


【Royjay】Dream,Dream

我快活得要流泪啦。

眠白树:

今晚出锅两块馍,被自己感动。

这篇特别奇怪,就也不是文,完全不知道是什么。

你们就发散思维。

+++

当Roy被Jason痛斥和殴打的时候,他满脸委屈,嘴角下撇,如果正赶上他感觉不错的时候,还能哭天抢地,和Jason撕扯一番。

当Roy被外星人打断三根肋骨,他说“嘶。”

+++

Roy到哪,哪就乱套。

Jason也乱套。

+++

断了肋骨的Roy吃多了止痛药,就会特别不体面,不是说他平时有多体面。

“抱抱我吧,”他会央求Jason说,“杰杰鸟,再亲我几口,我特别用得着,我的瘾就要发啦。”

这个时候的Jason一点也不犹豫,他捧着Roy的脸,吻他,低声对他讲话,赞扬和谩骂糅合成难以辨识的另一针止痛剂,不是他心疼这样的Roy,是他以为Roy根本记不住这段时间发生的任何事。

Roy什么都记得一清二楚。

+++

“我得走啦,”Roy挥舞着手里的信封说,“我得回去。

Jason只是看着他。

“好好工作,多赚钱。”Jason说。

“行。”Roy说,背起行李。

“别喝酒,”Jason又说,“别搞姑娘,也别搞男人。”

“行。”Roy答应道。

“搞也行。”Jason想了想又赶紧说,好像生怕这句话暴露了什么似的。

“不行。”Roy回答道。

“早点回来。”Jason说。

Roy已经走远了。

Jason坐在床沿上,双手捧着桶,说,“Roy不会回来啦。”

“他不能。”桶说,表情狰狞,“他不敢。”

Roy感觉很冷。

+++

Roy拿起话筒,听见对面传来低沉如闷雷的一声回应。

“我的天哪!”他惊叫道,“杰杰鸟,你因为想我把嗓子都哭哑成这样啦!”

“比扎罗接电话。”对面的人回答。

Roy有些消沉地回答,“哦。”

“小杰鸟在吗?”他又重燃希望,热切地问道,“小杰鸟想我吗?”

“Jason在。”比扎罗回答,“Jason一点也不想你。”然后挂了电话。

Roy难过了一会儿,突然又傻笑了起来。

+++

“Donna。”Roy苦恼地说,“Donna,好姑娘。”

Donna根本不搭理他。

“Donna Donna Donna Donna,”Roy唱了起来,“DonnaDonna Donna Do。”

Donna瞪着他,双手抱胸,“你到底想干什么呀?”她不客气地问道,Roy有点难过。

“小杰鸟会生我的气吗?”他问道。“我挺生我自己的气。”

“小杰鸟是谁啊?”Donna问。

Roy转了转眼珠,摸了摸头,“是啊。”他困惑地说。“小杰鸟是谁啊?”

他抱着头想了一会,没得出任何结果,Roy就又唱起歌来了。

那首歌里提到翅膀的字眼,他感到嗓子眼发痒,好像有什么呼之欲出似的,但是什么也没有,这可能只是一场宿醉的后遗症,Roy提醒自己。

Roy并不是什么都记得一清二楚。

+++

Dick把他死而复活的弟弟介绍给他们认识,不情不愿。

Roy看着那个红彤彤的头盔嗤笑出声。

+++

那小孩总盯着Roy看个没完。

“你在看什么啊?”Roy问道,“你想搞我吗?”

“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除了Dick的蠢年鉴。”RedHood说。

“可能是通缉令上吧。”他耸耸肩回答道,“我在某几个国家名声不太好。”

“唔。”Jason不置可否地答应了一声,仍然盯着他看。

“所以,你想搞我吗?”

“Dick会剪掉你的鸟。”

“去他妈的Dick。”

“那就行。”Jason对他微笑,抖落皮夹克时肌肉的动作如同流水。

+++

他们在正午走过喧闹的人群,太阳从头顶上照下来,汗液争先恐后地从毛孔里奔涌而出。他们混熟得比谁都快,大蓝鸟老蝙蝠还有山羊胡子没一个人高兴,但是他们都他妈得忍着。

“真他妈热,小杰鸟。”Roy说,那个绰号就这么溜出口。

“那个绰号和你的喉管,你不能两个都要。”Jason立刻回答道。

他们对视了五秒。

“Déjà vu?”Roy谨慎地开口问道。

“是啊。”Jason说,“真奇怪。”

+++

一场募捐活动在路边举行,Roy驻足看着那个横幅,“曾经我梦见我们是不相识的,”他念到,“但是醒来之后发觉我们相亲相爱。”他自己先咧嘴笑起来了。

“那肯定感觉挺好。”他挺动感情地点评说,“操,听起来就不错。”

“别做梦啦,”Jason说,“我们这种人醒来之后只会发现自己脑袋上套着麻袋,被押往刑场。”

“你可真跟你家老爹一样乐观,是不是?”Roy斜眼看着他,“别把我跟你混为一谈,小子,我可是站在好人这边的。”

Jason只是用心知肚明的眼神看着他,“我们都知道你是站在哪边的,”他意味深长地说。

“我要是被押往刑场,小杰鸟,你保准会来救我。”Roy转移了话题,充满把握地说,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把握是从哪来的。“我就是知道。”

“你就那么想吧。”Jason不耐烦地说,但是也没否认。

+++

当Roy被外星人打断三根肋骨,他说“嘶。”

比扎罗和那位狂暴的亚马逊女战士在前方大开杀戒,Jason在Roy的身边蹲下来,他把头盔放在一边,Roy想嘲笑他下面还戴着的多米诺面具。

“杰杰鸟,”这个绰号又来了,这个绰号到底是从哪来的?“抱抱我吧,再亲我几口,我特别用得着。”

“别理这家伙。”Jason的头盔开口对Jason说,Roy惊骇地看着它。“什么?”他说。

“嘘,”Jason对他的桶说,轻快地给了Roy一个吻。“他在做梦呢。”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