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INGs-

“别了,我的达瓦里希。别了。”

勾引是个人
吃粮专用
腿肉子博@一颗麻辣秃头
麻辣兔很好吃
“本座便是佛,渡你登极乐”
鬼龙红郎的脸与Jason·Peter·Todd的灵魂
TOP!BruceDickTimDamian
团&兵 叶韩 中露中 美苏 相all欧
是李泽言女孩

【damijay】U know i was a trouble·上

头一次……看虐桶这么爽……虽然42挺多这种梗……但是这篇可能是我看的坠好的!

基本法:

想开车,但这章只有刑讯没有车,达米安16岁,暴力行为注意,不喜勿点。

杰森走的踉踉跄跄,他的右脚踝肿了,尽管如此身后两个人还是不耐烦的推搡着他。他不得不假装他现在有实际上五倍的疼痛,好让身体足够左右晃荡、撞上墙壁或者木条箱,推算他现在到底走到了哪儿。

 

比如他现在是地下一层,距南大门大约纵向47m横向70~73m之间,天花板上是厨房位置,所以这里应该是……

他猝不及防被重重一推,努力前跑了几部还是蹩脚的摔跪在地上。背后先后响起两道金属门关闭的声音,一声是很轻的转轴,一个扣上后还在簌簌震动。

 

“吉米·泰瑞?”

 

啊,杰森没有第一时间对这个假名做出多大反应,他从地上坐起来,两只手绑在背后,脸上眼罩严严实实,压倒性不利。唯一的好消息就是他现在不是红头罩。

一记马鞭毫无预兆的落在他的脸上,软皮拍这该死的一下抽的他叫出来。没错,他现在不必装的太硬汉所以他叫了,然后抽着气龇起了牙。

那个冷淡而带着机械音的声音再次响起来:“吉米·泰瑞。”

“真倒霉,那的确是我。”

 

厨房下面的确是个刑讯室的好选择,亲切嘈杂又管道众多,如果杰森不是潜入被抓,他大概会被捆成一条猪肉,头朝下的从垃圾通道滑下来。不过这也是个好事儿,等挨过了审讯,他可以不打扰到主人而就近返回

 

杰森的头顶一空,那个男人撕掉了他的发套,之后眼罩被解下来,它落下的同时杰森就尽可能隐蔽的扫视了房间。可下一秒他的脸颊就被固定住,对方的双手搭上他下颌的两边,短暂摸索后就对他耐心制作了四个小时而且黏的比斯拉夫眼罩还牢的脸皮利落一挣。接着,他的右眼被两只手指撑开,而另一只手与他的眼珠子近在咫尺。

“等等!我的眼睛是真的!我没有带隐形眼镜!”

男人似乎古怪的笑了一下,之所以说似乎,是他朴素到毫无花头的面具遮蔽了整张脸。杰森承认这个太过游刃有余的家伙有点吓到他了,这人等会儿做的可能会比杰森想象的难捱一点。

 

他不想失去一只或者两只眼睛什么的,也许他得在中期就寻找机会。

 

那两根手指还是按上了杰森的眼球,大拇指和食指,贴着他眼球的表面一捏。杰森猛的弹起一只脚踹向他,但是男人后跳避开了,并且更加快速的在杰森站起来前冲回来给了他结实的一拳。

杰森——或者吉米泰瑞——鼻梁酸痛的到泪腺都打开了,那一小会的头晕眼花并非作假,他甚至是被男人扶起来的。他先是脖子被套上了金属扣的牛皮圈,两只手解开并分别拷在了一面铁丝网上。杰森试着挣了一下,这绝对不是普通的铁丝网而他妈是专用的,等会儿他也许要付出一只手腕脱臼的代价来摆脱它。

 

“我不喜欢说废话,所以你最好主动一些。吉米。”

“我什么都说,先生。”杰森希望自己可以看起来诚惶诚恐。可男人扣着他的下巴,杰森的鼻血缓缓的淌下来,酸痛而且痒,杰森在这位不知名先生的注视下舔掉了嘴唇上的血,而其他的又被那个人抹掉了。

——拜托,他真的不能被这家伙仔仔细细的擦着血一边假装自己吓尿了,他这辈子见识过太多变态而且也憎恨变态所以他用以迎上去的是一双坚硬的绿眼睛

“你还真他妈是个喜欢鼻血的家伙啊不是吗?”

 

这句话为他赢的了一记巴掌,杰森的脸歪向一边,耳朵嗡嗡作响,刚开始止住的鼻血又飞出了些。就打人来说这人算得上专业,距离短但力道十足,可话说回来,它毕竟只是手而不是撬棍

 

 

眼罩再次被扣上,男人走到房间一角,然后响起的是水声。他大概在洗手,可是再次走过来的时候水流也没有停。

“谁让你来的?吉米。”

男人在杰森的衣领上擦着手,湿漉漉的,杰森厌恶的仰起了脖子。

“黑尖三让我来的,我刚加入一个多月,奶酪脸做的介绍,如果你认识他你可以去问——前提是他不会看到你就尖叫着跑掉。”

杰森还来不及轻浮的笑一笑,冰凉的手就扣住了他的脖子,大拇指按上气管,四指贴在颈后:“我会记得问的,继续。”

“黑尖三不太信任我,但是我能干,而且他没有人了,所以我被派来打探消息。我入行短,没有太多人认识我,所以我又加入了你们。”

“汉克是你的引荐人?”

“看来后面的你都知道了……呃、嗬——”

有力的双手掐紧了他的脖子,仿佛要把他的喉骨掐碎。杰森的腿在踢蹬前就开始抽搐,一只掐着他脖子的手又松开了,转了个方向捂住他的口鼻,男人的脸就靠在他耳边:“不要耍花腔,你和黑尖三没关系,他也是被你耍着的人之一。你对我说话应当小心行事,我不喜欢听没用的话。明白?”

杰森用力的点头,直到他再次得到呼吸。他剧烈的咳嗽,头发又被拉扯起来:“我希望你明白的时候就说:我明白了,先生。”

“咳、咳咳!……我明白了,先生。”

“好,继续。”

 

“面具是你从哪搞到的?”

“里奥纳德,他在东区有一家殡仪馆,他擅长用油泥做面具,我找到了他。”
“听起来挺有想象力。”
“我干过搬运尸体的伙计,看过人怎么处理仪容,有时候尸体腐烂的太糟,需要做的就和假面具差不多。”

“他为什么要帮你?”

“当然是为了钱。”

 

男人再次停顿了下来,杰森听到了一声微小的电子音,然后过了一会又是一声。

 

男人突然上前利落的给杰森解开两手的手铐但再次绑在一起,又握住了项圈的后端。

杰森转着手腕:“怎么?我为自己争取到一个比较松快的姿势了吗?”话音刚落一记对准了肾脏的膝撞就让他弓起了身体:“……我操你妈。”

杰森几乎跪倒地上,但这一点没妨碍男人拖拽着他就像是拖拽着一条狗,迈向着他刚刚走过的角落:

“我就知道放这些水会用得上。”他把杰森拽起来,听不出多少愤怒或者焦躁:“以防你不知道:里奥纳德的殡仪馆恰巧和我们的某项业务相通,刚才一个简单的短讯让我知道,我们还没让他缺钱缺到接别人的活儿的地步。”

 

杰森想说一句该死,可他的脑袋下一刻就被按进水面,完全的劣势下他除了徒劳的试图抬头一点办法都没有,气泡在近半分钟后从他的鼻腔里涌出去。他表现的因为惊慌而已经濒临窒息,浑身抽动而且气泡沸腾,咽下了几大口水。
可按他在后背和后脑上的手就是毫无触动

直到他开始真切的感受到缺氧,水呛进气管仿佛变成了硫酸,肺部着火一样疼痛,上次他感受这种疼痛还是在爆炸后烟气里的窒息里——杰森开始剧烈的挣扎,他抬起一条腿旋转腰身向那人用力的踹出去,似乎是蹬到了什么,但又不像身体的触觉。但压着他的那双手变成了向上的拖拽,他被猛的拽离了水池。

 

他惊魂未定乃至像一条鱼那样大口喘气,虽然他瞬间就恢复了清醒但是他可以用伪装争取一点时间,他不能再冒险试图挨过审讯了,他——

那个人的膝盖压上了他的胸口。

 

杰森再无保留的仅靠腰力将人掀开,自地上弹起来,在站起的同时两手绕过后背而举到了身前,隐藏在鞋底夹层的刀片被抽出来,划出一道短促的弧线。

男人用某种金属短棍挡住了这一击,而且他整个压了上来,杰森不清楚这种愚蠢行为的动机但这不妨碍他顶起膝盖给那人一下。
男人的手却按上了他的——他的胯间。

 

杰森真的要被他的变态给惹毛了,他要把这个人钉在墙上并且给他的屌穿上一排弹孔,但男人放弃了攻击并且只是按住了他的脑袋让他安静下来好好听

陶德,你居然硬了。”

 

 

杰森不可置信到难以控制自己的音量:“——你他妈?”

男人——或者现在应该叫他少年,不管他是怎么伪装的——又在杰森陶德顶起的帐篷上重重一揉,经过了变声器的声线如今已经能听出熟悉的轻蔑:“窒息会让你勃*起,你认真的?”

tbc.


【DC】小麥與麵包(Damijay/神父Jay)

感受到了神父桶的妙,这个趴跟42相性满分了!

Cheeseery:

《向在10月對教廷出櫃的Krzysztof Charamsa神父致意。》

*嚴肅提醒:致意的部分只有前半部。

*請先把拿著傲慢與偏見的二少在腦中過個三次再往下拉。

*涉及天主教與同志內容,對此反感的請不要再看下去了。

*最近的動力像癌化細胞般暴增簡直、不正常

-------防雷警示線--------

許多人以為Jason和Damian的相遇屬於不可言說的悖德,以致雙方均緘口不言。但事實上是過份的平淡與單調,讓他們覺得沒什麼好向別人說嘴的。

Jason在雨和雪夾雜落下的夜裡,給了在屋簷下躲雨的Damian一把傘。如此簡單。

而他們在一起的過程更是沒什麼好說的,表意、拒絕、再表意。追求神父的過程並不會因為職業的問題而和世上多數人有所不同。

Jason以廣義來說是挺喜歡自己的工作:在小小的格間裡,傾聽信徒們的悲喜和懺悔,就像在替上帝整理那畝畝小麥田。

而Damian是站在麥田正中央,手持鮮花皺著眉頭的俊朗青年。在一律平等而模糊了面貌的世界中,Jason能夠清楚描述Damian臉上線條,還有他那如夜空的深藍眼睛。

「神父,我有罪。」虔誠的男信徒雙手合十坐在格狀小窗前:「我愛上相同性別的人。」

「愛無罪過,只要心懷上帝。」Jason平靜地開口,摩挲著胸口暗袋裡的十字架:「惟須克制律己。」

Damian在教堂繾綣爬滿長春藤的花架下等著他,Jason送走了信徒後,踩著猶豫的步伐向那人走去。

「Todd。」Damian不高興地咂舌:「我不喜歡你工作時間不固定的職業。」

他拉過Jason的小臂端詳著他的眉眼:「怎麼,聖像流血了嗎?一張忘了繳稅的臉。」

愛可以極大,上至天父;也可以極小,只給予眼前的人。Jason低頭看著神父袍的下緣:「我無法對信眾誠實。」

Damian挑起眉毛:「這種保密狀態是誰的主意?」他在樹藤的陰影下牽起Jason還沾著墨水的手指:「剛剛寫信給誰?」

「寫給教廷。」Jason低聲說:「教宗鼓勵人們對於同性戀和墮胎寬容。在寬容他人的情況下為何不能寬容自己。」

Damian沒有說話,安靜地數著Jason半遮藍眼睛的睫毛,伸手替他整理落到額前的瀏海:「你該對你的瀏海寬容點,全梳上去不會更有號召力。」

「信寄出去後我就沒辦法繼續在教堂工作了。」Jason抬起眉毛,揚起手中封上蠟印的白色信封。

「馬上去寄。」Damian迅速奪過信封揣進懷中,唯恐Jason反悔似地拉著他往外走:「郵局離教堂很近。」

「我說的是教廷會開除我的教籍!」Jason提高音量,但腳步順從地跟著Damian移動,就像他們曾在傍晚的河堤散步一樣。

「你可以換份更偉大的工作。」入秋的風帶著涼意拂過Damian的側臉和微勾的淺色薄脣:「上帝的小麥田有許多農人在替他照顧。」

將信封限時寄送並加上雙掛號,在櫃檯把郵件收走之前,Damian慎重地看著Jason:「而我只有你。」

Fin

*方濟各快點成為最潮的教宗帶領世界走向和平啊啊啊啊

《以下和致意無關,純屬宣洩變態能量》

-------防天雷警示線-------

* (混亂邪惡的閱讀提示)吃我的Damijay啦

*在某個混亂邪惡的地球上

Damian用拇指撫過神父的嘴唇,冰涼粗糙的指腹讓Jason不住瑟縮,無神論者對此歪著頭,將在形而上的神靈眼皮下偷來的吻,輕輕擦在自己微微勾起的唇角上。

「神父,你是個稱職的牧羊人嗎。」Damian低啞地問:「還是過於純潔的羊羔?」

Jason撇過頭垂下視線,看著牆角的蛛網,無辜的飛蛾在上面苦苦掙扎:「這裡是侍奉神的處所。」

Damian輕蔑地笑出聲:「這裡?頹敗的建物和從下水道爬上來的老鼠?」他強硬扳過Jason的臉頰,捏著因累積的疲勞而略顯瘦削的臉龐:「如果過這裡真的有上帝,你就不需要用屁股來換物資了,Todd神父。」

「請不要說地如此直白,那些孩子會聽見的。」Jason微弱地哀求,額頭靠上Damian的肩膀:「由黑暗遮掩所有的秘密。」

「你心裡明白,Todd。」狹小的告解亭塞入兩名成年男性顯得太過擁擠,Damian隔著黑色的布袍搓揉Jason結實的臀部:「放棄那些沒有未來的小鬼,還有那根本幫不了任何人的、上帝。你可以有更好的生活而非每週像牲品般在我身下哭喊。」

Jason搖搖頭把Damian按在破舊的椅凳上,撩起衣擺坐上男人的大腿:「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上帝。」他在Damian前額落下中立的親吻:「願主護佑你。」

「上帝能給你麵包嗎?還是給你葡萄酒!」Damian憤怒地拉開衣領啃咬Jason仍留有淡紫瘀青的鎖骨:「用你那有禮貌的說法:祂只會給你檸檬。」

因為疼痛Jason忍不住收緊貼著Damian肋下的雙腿,他閉緊雙眼不願見證即將發生的所有事情:「祂能給與救贖、啊。」

Damian狠戾地推擠Jason的肩膀,讓男人從他的腿上往後摔,在最後一刻抓住對方的上臂防止他跌地太過淒慘:「跪著。」

Jason的眼底充斥溫順的疑惑,膝蓋併攏跪在骯髒的地板上,如果把Jason現在原封不動搬到真正的聖堂裡,絕對能夠讓信眾們激動的哭泣,擠上前試圖撫觸抓他的鞋跟哀求寬恕。

可惜信仰早就被世人拋棄多年,也只有眼前這人固執地堅信那跟世界格格不入的光明。

Damian抓住Jason的臉頰,把那漸漸染上窘困的俊臉壓到自己的胯前:「用上你那讚美神祇的銀舌頭,還有吐出金玉良言的嘴巴。」

修長的手指顫抖著爬上Damian樣式繁複的皮帶,Jaso連續做好幾個吐納依然冷靜不下來:「我辦不到,Damian……、我……。」

「為了你的上帝,還有你的小羊羔們。」加重咬字強調所有格:「來,過來。」Damian的指節拂過Jason的豔紅色顴骨。

那溫暖的口腔一點技巧都沒有,但因為張著嘴的人是破碎又完美的Jason Todd。Damian沒有吐出任何奚落,沉默地用飽滿的前端擠壓脆弱的舌根和咽喉。

「噓噓噓,忍著點,嘔吐反射可以訓練的。」抹去Jason生理性泌出的淚水,撫摸僵直頸項的大手堪稱溫柔:「對,好極了。」

Jason試圖鬆開喉頭,但神學院並沒有教導過如何運用那些肌肉,他發出無助的呻吟。

聲帶震動刺激敏感的前端,Damian揪緊了神父的黑色短髮往前挺胯,Jason的尖叫被堵回腹中,化成腐臭的毒液在他的血管流竄,看著Damian的視線首次有了屬於自己的情緒。

「寶貝,你現在的眼神好看極了。」Damian欣喜地喊:「再多恨我一點。」

Fin

*大米和二少到底做錯了什麼惹上我這個變態('・ω・')

*請正確使用告解亭。

*肚子好餓。

→→→
 文青莫名版後記:
 金黃的小麥如同愛情搖曳
 但要生活需要那白色麵包
 並非擇一捨一的難題,小麥磨成細緻的情感後能夠烘焙出香甜的麵包


[damijay][ABO]危言聳聽(1

这真的好可爱………………米米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小男孩【双手捧心】

白灰灰白:


  • jason生日快樂wwww


  •  


  • jason依舊o、damian未分化


  • 寫獨角戲寫到一半分支出來的(老是幹這種事...


  •  突然覺得一下挖這麼多坑很做死....



-------------------------------------------------------------- 


A03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210302/chapters/18814057


長微


http://ww2.sinaimg.cn/mw690/006xGz7cjw1f7p5epk1tlj30c86aw1kx.jpg


(9/11改長微博......


沒有肉

【damijay】Revolving Door 第四章

你是我的光。

小红蝙蝠:

嗯说之后更新但食言了


觉得之前断的地方不太好,不想把一个悲伤的杰鸟留在那,所以抽时间多写了一章


昨晚发了一遍结果莫名其妙又被吞了,完全不知道哪里有问题,以后还是直接走长微博算了orz


感谢昨天半夜回复的三位GN,暖心到捂脸


还是那些话:


Damian/Jason,斜线有意义


有一点Jason对Bruce说不清道不明的单箭头


世界观和时间线混乱,基本上是把喜欢和想用的设定都堆一起了


私设很多


 


http://ww2.sinaimg.cn/mw690/78e4b9c7jw1fce7mdrl37j20c86gc7wh.jpg


 

【Jason中心/作者脑子有病系列】次元混淆 26

真傻:-)。

但求一睡李承恩:

  「三方协议:


  1.共享各自所知晓的游戏信息,并在每周三的定期会议上报告自己的游戏进度,不要求详细汇报主线的剧情。


  2.不得擅自进入其他人的主线,如果不小心误入而对方尚未找到自己的主线,则应主动将自己所知晓的方式告知对方。


  3.不得擅自使用他人主线的音图文件(Bruce线除外),不得私自盗用、篡改音频内容。


  4.协议内容及游戏皆具有高度机密性,其信息不得向任何人透露,其中Jason. Todd, Bruce. Wayne ,Alfred. Pennyworth为重点保密对象。


  5. 再次强调一遍,Bruce. Wayne为重点保密对象。」


 


  “真是严苛啊。”Dick反复品味着协议上的第五条内容,意义不明地扯了扯嘴角,“没想到Dammy会同意……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Tim抿了一口咖啡,神色不动:“他虽然傲慢,但不是完全不懂得审时度势。”


  “怎么说?”


  “显然他已经意识到了,他所处的劣势要比我们严重得多。”Tim说,“你有设想过如果我们之中的其中一个真地得手了,能促使我们成功的因素是什么吗?”


  Dick有些嘲讽地扬了扬下巴,但言语中并没有太多攻击的意思:“现在式?”


  “你陪伴着Jason度过了绝大多数塑造他自身人格的时期。”Tim不置可否,“并且你是第一位Robin,Jason的前任。这是Jason一直以来的心病,虽然他长久地对你持有敌意和警惕,但从其他方面,他也曾憧憬和崇拜你……”


  最重要的是,这把Dick和其他Robin完全分割了开来——尽管他们都曾承担Batman助手的使命,但在Jason心中,Dick永远都会是特别的那个,这意味着Dick在本质上拥有和Bruce相同的意义,不会仅仅因为他们如今冷淡的相互交际而磨灭……


  当然,后面的话Tim并没有说出来。虽然目前为止,他还能维持住游刃有余的姿态,但尚且不具备为对手指点迷津的绅士风度——何况在感情方面,Dick也不是什么人畜无害的存在,一旦他意识到自己手握着其他的盘外招,局面就可能呈现逆转之势。


 


  “至于Damian……能维系他和Jason之间关系的东西有两样,一是刺客联盟——这是一张好牌,但显然不适合他现在和Jason的关系。”说到这里,Tim顿了一下,“二是存在于他们之间那种不同于他人的张力。”


  Dick能理解Tim有些复杂的心情,在Damian和Jason私交鲜见的情况下,这种特殊的联系多少给人以一种命中注定的感觉:“你是说——”


  “张力产生碰撞,碰撞产生刺激,而刺激产生……性。”说着,Tim抿了抿嘴唇,“我们应该庆幸他还没有对那方面有太多了解,如果他掌握了这一点,只要适当的操作,他往上一步的速度很有可能远超我们任何人。”


  Dick耸了耸肩——多巴胺,情爱的化身,令人欢愉、并且为此沉沦的催化剂——不过对他们来说,目前似乎成了一种威胁。


 


  “只是我们都知道Jason不会轻易过线。”他意有所指道,“Bruce会是阻碍。”


  虽然没有说得太过明白,但Dick和Tim都知道其中的隐藏意义:Damian和Bruce是真正意义上的父子——无可辩驳的血缘关系,这是Jason永远都可望而不求的东西。虽然这也让Damian相对具有了更独特的存在意义……然而,那是依附Bruce而产生的。


  他们很清楚Bruce之于Jason的意义——即使是Damian,【Bruce】主线对他的冲击也足够让他明白。Bruce的影响力太大了,他的态度几乎与Jason的精神状态直接挂钩,所以,如果他们想要和Jason发展什么非常规的关系,和Bruce相关的因素都应该进行规避处理。


  “但他是逃不过的这些的。”Tim翻过了一页文件,看似十分专注地投入进工作中,语调不温不火,“即使他试图避开它们,但他的姓氏,他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神态……”


  “……甚至是他的脸。”Dick接过了话,“所以你觉得他已经出局了?”


  Tim抬头看了他一眼:“不完全是,但我想他已经有半只脚在圈外了。”


  “是嘛……”Dick搔了搔脸颊,并没有明确想要辩驳的样子,但话语的余音显示了他似乎另有所想,“我倒觉得不一定。”


  闻言,Tim停下了笔,他朝自己的兄长微微颔首,做出认真聆听的姿态。


  “我想Little Wing应该是那种……需要接收到对方强烈感情的类型。”Dick的双眼微微放空,似乎已经深陷在了回忆中,“他必须非常清楚地知道对方对自己的渴求,在这段关系里,他处于被需要的一方,他对这段关系所付诸的感情比对方要少——姑且不论这是不是他的自我安慰,在他的潜意识中,即使关系破裂,他受到的伤害也比对方来得更低,这种优势这能让他从中汲取安全感,让他感觉到自己掌握着这种权力,这和Dammy的性格特征是相切合的,显然他能满足Jason在这方面的心理需求……”


  他的分析有些断断续续的,显然这是现场思考所得的产物,但自始至终,他的神情都非常投入——并不是那种凭借数据和资料所总结出的,而是只有真切体会过,对对方了解至深才会有的、难以遏制的私人情绪。


  Tim安静地倾听着,偶尔点头表示赞同,或是沉吟片刻,好像他一直都非常专注地思考着Dick的话……


  可事实上,他的手已经僵硬到几乎握不住笔了。


 


  虽然只是无心,但Tim知道,就在Dick沉浸在记忆中不可自拔的期间……他已经隐隐被戳中了痛脚。


 


  ×××


 


  【你来到了后院。
  别墅的后院比你想象中的大,微微起伏的丘陵上长满了颜色各异的野花,高矮参差的树木间影影倬倬地可以望见远方的山黛,水波碧彻的人工湖——没错,还有人工湖——暖风拂过湖面,泛开的涟漪里映着湛蓝的天空。
  一种难以言喻的、属于大自然独有的旷美——不过,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些东西吸引了你的视线。】


 


  Damian再次选了【后院】——对,像一周目一样,尽管他不太确定他是否能一击必中。


  事实上,他选择这个地图多半是习惯使然,尽管他试图思考,但潜伏在他脑海中躁动不安的那部分已经让他没办法很好地顾虑眼前的游戏。


  和Dick、Tim不同的是,他对Jason的了解实在有限,仅发生在两人之间的过去则更是少得可怜。虽然Dick和Jason之间也是见面即冷场的类型,但那和他所处的位置是不同的:前者是因为他们彼此之间有着尚未解决的“感情遗留问题”……而他和Jason,纯粹只是没什么话好说。


 


  【你走到湖边,选择了一块靠岸的巨大礁石作为落脚处。


  在登上礁石的刹那间,你感觉视野开阔了起来——同时,这种居高临下的角度也令你产生了一丝愉快的情绪,显然这个位置令你感到满意。


  你掏出在书桌上找到的绿色玻璃圆片,用袖口擦掉了上面的指纹,通过被打磨得圆润光亮的表面,你可以清晰地看到玻璃片上自己的面容,映在略微凹滑的浅绿色表面微微变形。


  罕见地,你感觉自己被这种小小的趣味之处吸引了——或者曾经的你并未清闲到有心思去关注这些细微的部分,尽管在和你同龄的群体中,这种乐趣可能已经常见到令人熟视无睹的程度——但对你来说,它依旧是新奇的。


  你对过去的自己并不抱有太多的好奇,但潜意识中,你已经认识到曾经的自己或许是一个孤僻的、不太合群的人。】


 


  Damian的表情变得有些怪异。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从字里行间里抖落的信息来看,这条主线无疑是他自己的——但不知为何,让他发自内心地承认游戏中对自己的描写,又好像有一种自己输了的感觉。


 


  【“嘿。”


  一个男声冷不丁地从你身后冒了出来,这无疑令你受到了惊吓。


  然而,不仅仅是对于背后突然有人发声的惊异,你意识到这其中更多的是一种自我的怀疑——显然过去的你绝不会让一个人从背后无声无息地靠近你,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体格高大的成年男性,你本不该对这种情况毫无察觉,这是异常的、失格的,因为你受到的训练……


  ……等等,训练?什么训练?你曾经接受过什么应对这种情况的训练吗?


  接二连三的疑问浮现在你心头,让你短暂地忘记了现下的处境:来者自你的背后突破警戒线,你快速地转身扭头,并且习惯般地后仰好与来者形成更为安全的距离——然而你现在并不是在平地,又或是有护栏的楼顶,你坐在一块凹凸不平的礁石上,这块礁石按照普世的装饰审美,较圆的一侧朝向湖面,这意味着你后撑的地方比你坐着的位置要来的更低,也更为光滑……


  于是,在对方有些讶异的眼神下,你一个趔趄摔进了湖里。】


 


  这太尴尬了——Damian想道,除开上周他晚上抱着Jason的头罩睡觉的事情被Pennyworth发现了之外,他从来没遇到过这么令人尴尬的事情。


 


  【对方毫不客气地大笑了起来,显然你的狼狈取悦了他——为什么不呢?当你见到这个家伙的第一眼你就意识到,你们之间不会有什么好话可说,就好像是两只争锋相对的肉食动物——无论如何,你们是绝对不会和彼此好好相处的。


  目睹着他幸灾乐祸的表情时,怒火流淌在你的血液里熊熊燃烧。你意识到:既然自己已经被对方戏弄成这样的话,那么又有什么理由让对方好过呢?于是你低吼一声,像是只进攻的野兽一样扑到了对方身上,虽然体格上你失去了些许优势,但在角力领域你并不比对方逊色,凭借着蛮力——还有那些你也不太确定的技巧,你像是一只雄狮在撕咬自己的猎物一样将青年硬生生地拽到了湖边,扯着他的领子一同摔进了湖水中。


  对方并没有坐以待毙,甚至,他的反抗远比你想象中的激烈,当你将他的脸压进水底的时候,他的腿猛地缠住了你的腰部——他的腿修长而富有力量,你几乎以为自己的肋骨被对方绞断——但你依旧没有放手,咬着牙死死地将他的脸摁在水面下。


  然而这场拉锯战没能持续太久。


  很快,你就意识到缠在腰侧的双腿在渐渐松开,连同他试图掰开自己的手也在逐渐失去力道。你心底惊了一下,下意识地松开了钳制着对方肩膀的手,黑发青年的肩膀些微地上浮了一些,但头部依然浸在水下,没有反应。


  你不由得战栗了起来:“Todd?”】


 


  很好,看来它现在可以超过上周他晚上抱着Jason的头罩睡觉结果被Pennyworth发现的事情了——Damian面无表情地看着屏幕,因为他居然在自己的主线开头把对方淹死了


 


  【你有些颤抖地喘了一口气,有些慌乱地从架住Jason的肩膀——刚才地斗争已经耗费了你大部分的体力,被浸湿的衣服为你增添了负担——但你不敢停下,尽管你讨厌他,但你并不想真地害死对方……


  “噗——”


  在你将他拉上水面的一瞬间,对方忽然睁开眼睛,将嘴里含着的水一股脑地喷在了你脸上。


  这让你愣了很久——直到对方的笑声再度萦绕在你的耳畔。


   “Todd。”你神情阴森地抹掉了脸上的水迹,感觉到一击咆哮正在你的胸口慢慢酝酿,“你……”


  “抱歉,哈哈——抱歉,小鬼。”对方随意用潮湿的袖子擦了擦脸,或许是意识到自己的玩笑有些过分了,他像是所有心怀歉意的兄长那样给了你一样拥抱,并且用力地拍了拍你的后背。


  “混蛋!”你大喊道,“我要杀了你!Todd,我要杀了你!”


  你又把他扑到了水里,不过这一次对方并没有反抗,任由你抓着他的肩膀往水里摁,就好像是在纵容你的脾气一样。失去了争斗,你不免感到了无趣,随即也松开手冷哼了一声,抬高了脑袋试图用气势和眼神睥睨对方。


  然而Jason并没有拌嘴,又或是试图和你打闹。他依然注视着你,神情看上去轻松而舒展,之前的笑容仍残留在他的嘴角尚未退去,这让你可以很自然地看到他的眼睛——那种澄澈的、令人感到舒适的绿色,就好像是沐浴在阳光下粼粼发亮湖面,倒映着你的脸庞。


  忽然,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带着几分揶揄的意味,不知道是在笑你还是在笑自己。


  “真傻。”


  你听见他这么说道。】


 


 


  ×××


 


  明明被两个哥哥吐槽了半章却率先拿到了一血#论反立flag的重要性【喂


  PS:三只小鸟的主线是轮流穿插着来的,有对个别CP没兴趣的姑娘可以注意一下tag。

【damijay】嗷呜一口 (兽化,NC17)

号角的嗡鸣自原野上的远山间响起(脑补呼麦),经风一吹就顺着无垠的草浪和茫茫林海奔涌而来。
每一个人类在观看shou///交的时候都应该保有对大自然的敬畏,肃穆、沉静,并屏住呼吸!
喜欢布兰卡姐姐!赞美动物世界!

小红蝙蝠:

Just Blue续篇



成年的大米和杰森变成狼和狐狸之后,木有忍住


一个狼和一个狐狸的OX,慎入嘿


 


AO3: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932911


 


长wb:http://wx2.sinaimg.cn/large/78e4b9c7ly1fizxnihyirj20c868x49p.jpg

阿拉伯语情话梗

这真是太浪漫了,小少年啊😊

FRI-button:

原地址:http://ruensroad.tumblr.com/post/124137828100/hi-if-youre-taking-requests-how-about-jaydami 

 


这篇有些台词实在有点肉麻…………但是梗很喜欢,我就翻了,另外会自带些吐槽,不喜欢的无视掉就好。

  

匿名用户提问:(。・∀・)ノ゙嗨,要是你还接受点梗的话,这个怎么样:JayDami,达米安表现得好像是他在用阿拉伯语侮辱杰森,但实际上他是在补充(应该是赞美,大家的拼字水平XD)杰森,只是他不知道杰森懂阿拉伯语。

 

迟了一些不好意思啦。这个超可爱,谢谢你匿名姑娘=3=


    这始于一次巡逻,小红鸟带着他那股放荡不羁,少年心气的优雅闯进一场军火交易的中途,两边跟着红头罩和红罗宾。子弹和咒骂在空中乱飞,尘埃落定时所有坏蛋要么失去了意识,要么被塞上嘴,在地板中间成堆绑在一起。

        杰森拽住提姆的披风从最近的一扇破了的窗户里钻出去,同时他在流血,放声大笑,欢呼又喊叫,达米安已经在旁边的屋顶上了,抖了抖他半融化的多米诺面具,嘴里吐出一串阿拉伯语的咒骂。

         那让杰森又爆发出一阵笑声,他帮着提姆在一个更安静的角落里安顿下来,好让他知会迪克一声,让他们知道他们几个还没死。然后他凑到屋顶边缘,跟达米安一起看警察突袭他们的战利品们。

       “Well,事情进展得比我想的要好。”杰森暗笑着说,帮达米安撕下被毁掉的面具。达米安凝视着他,双眼如月光一般明亮,他用一种完美融合了恼火和愉悦的气势抓起他的夹克,然后差不多是吼了他一句。

        “Yah amar!”达米安厉声说,忍下一个笑容,给了杰森一个责备的表情,这是布鲁斯十分有建设性地教给他,用来对付红头罩和他勇敢的愚蠢的。尽管这是这孩子自己的主意,无论如何。

         但杰森没对此做出回应,只是因为那些词句眨了眨眼,它们像一句骂人的话一样被说出来,一句贬损的诋毁,有那么一会儿杰森以为他在脑子里面翻译错了,全因为达米安说出那句话的方式。

        “Yah amar!”他又对杰森低吼,不看他的年龄依然显得很幼稚,然后他背过身去回应布鲁斯的呼叫,留给杰森充分时间细细琢磨这句话,同时假装对于警察们在下面干的事儿非常感兴趣。

        Yahamar. 似月亮一般。美丽的,要是他知道俚语用法的话。说得像句粗口一样。

        很显然小鬼不知道他懂阿拉伯语。这个发现几乎和达米安会说他——或者任何有关他的事物——美丽这个想法一样令人惊讶。

        杰森决定那不过是一时头脑发热的产物——小鬼大概没什么别的好说了,他那时候反正也在憋笑,一个独立事件。

        直到那再次发生。

        他正在垫子上训练,而达米安在竭尽全力绊倒他,他们的棍子(员工XD,有人get这个梗嘛)随着每一次结实的击打而震动,随着他们围着彼此起舞的脚步而吹起口哨。就像他跟这孩子对练的时候总是有的那样,杰森的血液完全随着每一个格挡或躲闪而鸣响。达米安很有侵略性,但敏捷又机灵,杰森几乎没时间喘口气就又一次发起进攻。

        “看着你的脚下,小靓鸟。”他警告一声,紧着用棍子尾端猛扫向那孩子的脚踝。达米安从容地闪开了,但由于起始姿势不好,他蹒跚着落地。他挡开下一击的时候脸上换上了一副怒容。

        他用一种杰森几乎觉得是惹人喜爱的方式,嘟囔着一种普通话和阿拉伯语的奇怪组合。这就是他通常的行动方式,他们对打,而杰森证明他自己胜任得了跟蝙蝠之子较量的任务。他会先侮辱,再怒骂,然后嘟囔,全是用不同的语言。

        让达米安退化到说母语对杰森来说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他给赌注加码,献上那个孩子一直在寻找的那种挑战。那双眼睛几乎是立刻就在节奏加快的时候锐利起来,棍子划过空气的声音是除了达米安快节奏的含糊咕哝之外唯一的乐曲。

        没过多久杰森的手就开始发抖了——毕竟他在休假期间,上一个任务之后的某种恢复期,而且他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年轻又有恢复力了。达米安轻松地抓住这个优势,杰森只撑到躲过了一个向腹部的攻击,然后达米安勾住他的脚踝,让他平摊在地,他的混子在地上哗啦作响。

        达米安被胜利所染红,猛喘着气,汗水在他深色的皮肤上闪光。他终于出落成大人了,杰森突然注意到,古怪地,就在他们凝视彼此的时候。终于脱离那个笨拙的,瘦长(excuse me?大米?瘦长?)的青少年阶段。他现在十九岁了,他再也不是那个在这个训练场上发脾气的小屁孩了。

        倒也不是说他很成熟,他得意地笑起来的那个样子,牙齿全露出来,还大声地用中文赞扬失败者杰森。

        杰森只是笑笑,因为看着这孩子表现出他那个年龄的样子永远也不会腻。然后他感激地接受了达米安伸出的手,一站直之后就颤抖地握紧了一下。

        但达米安在放手的时候犹豫了下,也许是感受到了杰森手指的颤动,他的神经在关节作响的方式,给他的手腕送去一阵疼痛。他皱起眉毛,脸上展现出另一种无法解读的,大概是因担忧而起表情,也可能是困惑。

        “打得不错。”杰森告诉他,因为疼痛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在他认识达米安之前他就学会忍受疼痛了。

        达米安只是点点头,然后放开了他,看起来几乎有点迷茫。不开心?绝对的,尽管杰森想不出一个理由。

        直到他转身捡起武器的时候,听见达米安低喃,“Ashourou belfarahi maak,”杰森抓住棍子的时候静止了片刻,接着瞪大眼睛转身面向他。但达米安已经在离开了,手里抓着一条毛巾在喝水,消失在楼梯间的时候还叫着阿尔弗雷德的名字。

        跟你在一起很开心,这句话与那个灾难性的困惑的表情一同在杰森的脑子里回响,他惊愕地站在那儿,瞪着达米安曾经站的那个地方。 

        Well,该死。

        事情没有这样结束。突然之间杰森注意到哪儿都是这个,小小的甜言蜜语,在通讯线路中伪装成辱骂,或是被厚颜无耻地在一场争吵中喊出来,要么藏在两人在图书馆独处,共享同一本书时的低语中。在他离开去执行任务时的几句提示,在他满载着子弹和笑容回家时咆哮出口的夸奖。总是听起来像一回事,实际上意义完全相反。

        当杰森在一段格外长的旅途之中确认他的近况的时候,达米安电话里轻声问:“Hal tashtaaqo lii?”,杰森不知道该怎么在避免年轻人知道他的秘密的情况下回应。

        达米安紧接着跟上一句同样安静的:“Kolla yawmashtaaqo laki aktar,”还有一句低吼出的,“Abadan laatansynii!”。杰森几乎希望他回答了,因为达米安从不是一个会表露自己内心的人,而这实在见鬼得太过于接近了。

        “回头见。”杰森最后决定说,这跟达米安所说的比起来实在太过苍白,然后他挂了电话,那些话语在他的每一次呼吸中起伏。

         你想我吗?每一天我都比前一天更加想念你。这让杰森内里的什么东西蹒跚着跌倒,屏住呼吸,缩成一团,等待那个关键时刻的到来,他感觉疲惫而刺痛,甚至有些无望,就像他被抛弃了一样。

        永远也别忘记我。

        好像那是一件容易事似的。

      杰森带着新的伤痕和弹孔回家了,比预期的晚了一个多月。家里人紧张又兴奋地在他周围忙里忙外,但是他一坐下,是达米安坐在了他旁边,拽过药箱,激烈地低声骂他。

        “抱歉,”这是杰森唯一想的到的,他完全迷失于一大串砸向他的词句。你吓到我了。你去哪儿了?为什么我要在乎?

        但最终几乎让他缴械投降的是那句“Hayet albi enta,”。杰森看向他,达米安深深地蹙眉,那是一个绝妙的备忘录,提醒他达米安不知道他懂这些话,提醒他那听起来大概更像你他妈个白痴,而不是事实上的,你是我的生命之源

        杰森知道他们陷得太深了,因为他停止了呼吸,因而不得不回敬几句辱骂好在达米安开始怀疑前掩饰住。这就其本身的层面来说挺不错的,因为争吵是他们的共同基础,是熟悉的,他能应付得来的东西。

        比他内脏里恼人的颤动的感觉好多了,不管怎么说。

        但当然,想要忽视它的时候它反而更成为一个问题。达米安之前所抱持的不管什么样的犹豫都忽然消失了,而杰森发现他被——追求?求爱?用甜言蜜语威胁?他不太确定,但事情就那么发生着,但他实在找不到勇气来让达米安停下。

        杰森第一次从达米安那儿偷了一个吻的时候,达米安正将一个毒贩绳之以法,杰森惊恐又明了地发现,就算只是为了他为此赢得的那个美好,完全卸去负担的笑容,他也愿意让这一切发生。

        尽管被推到墙上,被亲吻到险些溺死在胜利的兴奋中也挺他妈不错的。

        不过那些甜蜜的辱骂没有停止,这让杰森有点异常的兴奋。他耐心地等待那个吓达米安一跳,让他脱离他虚假的安全感的机会。

        几个月过去了,他们之间逐渐变成了我们,那个晚上年轻男人摆动胯部冲撞进他体内的时候他在达米安的手掌下喘息,强烈的愉悦感冲刷过他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杰森成了一团糟,笑着,骂着,赞美着。达米安的眼睛那么深沉晦暗,话语里渗透着欲望。

        快感在逐渐累积,把他们推向边缘,要是杰森有任何发言权的话,他们会一起高潮。他抓住达米安的头发轻轻拉扯,达米安因此在他耳畔颤抖地呼吸,全身颤动。

         “Yah habibi,”他呻吟,咒骂,赞美,在他们一同坠入快感的遗忘之境的时候把这句话咬进他的脖颈。

       在这之后,他们交缠着躺在一起度过余韵,达米安的头枕在他的心脏上方,杰森微笑起来,亲吻他的头发,等待那个完美的时机。

        “Yah habibi,”达米安又一次说,慵懒的指尖把这句话在他的皮肤上描摹,就在那里,亲爱的,堵在他的喉咙里,让他在抬起达米安的下巴,亲吻他的时候用力地吞咽。

        “Habib albi,”他抵着达米安的嘴唇低喃道,有那么灿烂光辉的一刻,达米安只是单纯地沉浸在着完美的狂喜当中。Habib albi.我的心上人

        然后达米安醒悟过来,他的眼睛滑稽地睁大了,他的脸庞染上红晕,火烧云一路燃到胸口,而杰森一点也不心疼他,在听了这么久之后一点儿也不。不管怎么说,他早料到这个了。

        “是啊,我会说阿拉伯语,说得相当流利。”杰森窃笑着说,这只加深了达米安脸上的惊恐,“在你出现之前我就会说了。”

        达米安呻吟一声,把烧得通红的脸埋进杰森的胸膛,杰森大笑起来,一连串脏话贴着他的皮肤隆隆作响。

       不过这回,那些真的是骂人的话。

 


        FIN

 有一句话我没看懂,瞎翻的…………【It comes on anight months into becoming we and us, 】懂得姑娘求指教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