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INGs-

“别了,我的达瓦里希。别了。”

勾引是个人
吃粮专用
腿肉子博@一颗麻辣秃头
麻辣兔很好吃
“本座便是佛,渡你登极乐”
鬼龙红郎的脸与Jason·Peter·Todd的灵魂
TOP!BruceDickTimDamian
团&兵 叶韩 中露中 美苏 相all欧
是李泽言女孩

【DickJay】ALA

长兄夹克下藏着的那件罗宾制服

失人与倒吊月亮:


ASK点题 关于“同一个身份”“不同的人”这样感觉的偏温暖的文!想看关于少年的梦想和为之奋斗那样的感觉。 ←不知道理解错没,我语文超差!

ALA是”翼“的意思都懂喽,看的不爽请打我,OOC且没有逻辑。

  起初他认为至少有一半是错误的,这会儿快到午夜,几乎每一只乌鸦都能听见谎言的声音,尤其是在高谭。天空像涂了黑色油漆的天花板顺着房屋的墙壁和街角天线往下掉着色,久了之后救护车都成了武装坦克。
  但他面前的长兄却是想实实在在地把他拉起来。没有密码和刻意留下的求救暗号,他就是安定地站着,没有摆出防御的架势,甚至只是和一个从那些前胸贴后背停着的车的缝隙中钻出来的小年轻一样。他伸着手,眼睛里冻着一块老到快融进海里的冰块,溺死的陈年钢蓝。
  “需要帮忙么?”他想了一下说,“Robin?”那个称呼从他嘴里溜号出来后Jason觉得一大半都错了,他抬着头盯着年长英雄的眼珠就好像他们从未熟识,在他把瞳仁到沉淀着灰尘的眼眶轮廓仔细地审视了一遍才发现那是一张并没有隐藏进夜色中的脸,袒露着眼角和鼻梁,在空气粉尘和夜店门口招牌延伸出的薄弱灯光下Dick的倒影显得比平常更加柔和。但那并不意味着Dick就成了一个正经的好哥哥,最起码他还是个苛严的前辈,将绳索抛出去后就像一直脱离了父亲的鸟儿。地下的Nightwing不是地面上的Grayson.
  “我比你想的强多了。”男孩坐在地上收起了腿,他把划着细小的伤痕和旧疤的那侧贴着地面,有点倔强的用石砾继续摩擦着直到它出现新的伤口。“你知道,如果你不能准确地钩上你的目标,那么下次你摔到的可能不是腿骨而是头颅。而你也不该因为这个不回家,小翅膀。”
  Dick蹲了下来,他试图拍拍现任Boy Wonder的肩头教导他放松下来而非任性地责怪自己,但那话说出口就让Jason皱紧了眉,他甩开了Dick的手接着自己站了起来,“我知道,你给我示范过。”
  有一会儿他赌着气,牙槽切在一起,背靠着粘着涂鸦的墙轻轻将自己错位的手肘推回去紧接着发出一声来自于疼痛的闷哼。他像任何一个等待哨声的士兵一样。并不愿意脱离黑暗中一点沉静的庇佑却长着一双渴望黎明的眼球。Dick看着他把脸别了过去,只留下发梢和搭在他后背遮盖住伤痕及血块的披风的锐利剪影。
 
  四个小时前它们就在冷风下传染惹上了伤寒,这使得Jason的身子多少有点瑟缩,“你需要一杯热牛奶,喝了它就会有人对你说晚安的那种。”地面上的Grayson再一次向他的兄弟伸出手以示他能成为一个好兄长,能对弟弟的身体负责,不会借机用镇痛的名义给他灌上哪怕一点杯鸦片酒。他对着Jason露出友好的表情,就和曾经他作为先行者、甚至是小半个导师时经常露出的那样。压缩着年龄差和被时间打磨得更为尖锐的英雄理想将自己最年轻——和他一样年轻无畏的那一面展现给自己的后继者。
  这多少能让Jason放松下来,交付出自己的手并让手掌上的淤痕纠缠在一起。“这附近并没有便利店。”他扒下了Dick身上的夹克遮住自己的制服。当拉链被提到那枚身份标志时他停顿了一下但很快就将他自己的锁了起来。“哦我当年也是这样的。”Dick小声嘟囔了一句,他面对Jason的时候的确会回想他从前的样子。
  一个孩子,混迹在鸽子翅羽下和平的半块阴影与强烈的正义感之中,现在这个延续着他活在少年英雄的生活或名誉或生命中的孩子用那双他拥有过的被生活、名誉和生命磨亮的蓝色双眼注视着他,握住了他的手。Dick将他攥紧的时候Jason指骨处利刃冰凉的劲头还没褪去,他只得捏了捏他并塞进了自己的口袋中,但很快Jason就撤了回来。“你知道。我可能,并不是那么习惯这种事。”他有些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后颈接着踢了踢脚下的石头,然后率先向街道方向走了几步。
  在一个光线恰到好处偏折过他的眼睛,让他看起来像刚做了一场冬天的梦境一样,在温暖中用非自然的方式苏醒的时刻他站稳了脚。巷口的灯把他的头发烘成了暖色,一瞬间Dick以为他不过是个刚把毛绒熊换成玩具枪的孩子——街头的孩子——把尖锐当做礼物的孩子。

 他该有一双结实点的翅膀,Dick想着迈开步子越过Jason躺在地上的影子。
 而夜里需要一杯热牛奶。

-Fin-


【Dickjay】龙我敌喰(完)

这个哥真的太好了啊啊啊啊啊超级棒的dickjay啊啊啊啊啊

五叶:

  


    *龙!Dick x 人类!Jason 


    


    *标题和内容毫无关系,就是我一想到龙满脑子都是这个——天知道怎么回事我根本没玩过守望先锋(。 


    


    *尽管一开始想搞但并没有龙x,后期提及Mpreg(卵) 


    


    *祝Jason生日快乐!虽然我这篇文空有字数无内容质量又差劲(是真的差不是谦虚…… 




     *就这点内容我居然能拖出一万五


    


    


    


    (三)被lof吞了,请走这里


    


    事情顺利到简直不可思议。


  


  


  


  “我这边没问题,但是真的不需要先想办法把龙解决掉吗?”


  


  Tim没像他预想的那样简单地答应他不再做骑士,而是允许他在保留骑士头衔的同时到国家真正荒无人烟的边境居住。这几乎就等于是让他白领薪水,但Jason知道这其中包含的意义绝不只是薪水而已,龙不是无智慧的野兽,杀死作为普通公民的Jason和杀死身为王的骑士的Jason之间的区别足以龙也好好掂量一下。


  


  “这个还是不用了。”


  


  Jason是真心实意这么认为的,如果不是龙把他带回去Dick也没机会救他,他们两个更不可能相识。结果现在他就这样带着Dick离开了,虽说是出自Dick自身的意愿,Jason还是觉得有些对不起龙。


  


  “那好,拿着这些。”


  


  Tim也不多话,回身轻轻巧巧就拎了一捆书籍到他面前。


  


  “不先下手也要防备,皇家图书馆里所有有关龙的书籍的副本,做新婚礼物也不算寒酸。”


  


  


  


  


  说是新婚礼物,其实并没有什么婚礼,多在王都停留一日,龙找过来波及无辜群众的可能性越大。匆匆和Tim叙过旧后,Jason便同Dick一起前往国家的另一边境。


  


  新建房屋是肯定来不及的,Jason出了双倍的价钱购买了森林深处的一座猎人小屋,简单购买好用具就搬了进去。


  


  猎人小屋不怎么适合居住,四面漏风房顶也不怎么挡雨,但比起洞穴,这里显然更适合人类居住。不过照理来说,他们也不会在这里居住太久——从这个角度讲龙和第二只靴子颇有异曲同工之妙,总有落下来的一天——Jason只是简单加固了下房屋就不再多做了。


  


  但大概是因为远离人类社会太久,Dick对修补房屋这事爆发了十万分热忱,在Jason停手后不仅接着加固房屋,还修补好了房顶,全都完成后又开始收集生火的木材。


  


  虽然确实没什么必要,但Jason本来是想陪他一起干的。然而不知怎么回事,或许是因为快速愈合伤口带来的副作用,即使每天早早就睡他还是总觉得困倦,也比之前容易累得多。


  


  所幸现在不是狩猎季,Jason就暂时纵容了下自己。Dick也没有多说些什么,相反,他比Jason自己看起来还要担忧Jason的身体状况,每隔一会儿就叫他回去休息,一天下来能重复几十次也不厌倦。Jason百思不得其解,最后也只能归到自己当时的伤确乎太严重即使恢复Dick也没法马上放下心来。事实上如果不是Jason坚决拒绝,恐怕又要回归到连进食都要他来喂——当然Jason是坚决不会同意的,现在他是真的伤口愈合撑死说是在恢复期,只做些轻松的活加上指导已经很不好意思,怎么可能还像重伤时那样要人喂食。


  


  然而他的身体状况却一直不好不坏,说生病还不至于,却也绝说不上健康。本来想着会很快找来的龙,转眼两个月时间过去还是毫无动静——毫无动静,即是说,从Tim那边的消息来看,自他们离开后那附近的居民连目击到龙都没有了。


  


  该不会这条龙其实是玻璃心,伴侣不爱它了就找个大大大石头缝躲起来哭了吧?


  


  这画面太可怕了。


  


  Jason默默在心底挖了个九英尺深的坑把这个猜测埋了进去,狠狠地填了填土,又把土拍实。


  


  


  


  


  


  不管怎么说,龙确实一直都没有来。尽管知道不应该,Jason还是慢慢放松了警惕——一直维持警戒状态却又等不到正主实在是太耗心神了。


  


  但在俗套的“龙在在他放松警惕之时突然出现掠走‘公主’飞离”桥段出现之前,Jason先出了问题。


  


  盘中的薄饼口味是他喜欢的类型,他却没什么胃口——重点是,这已经是晚餐了,而从早到晚只喝了些水的他甚至连一丝饥饿都没。


  


  “怎么了,不想吃吗?”


  


  Dick放下手中的刀叉关切地看向他,Jason张了张口,想说没事却发现哪怕只是吃一两口食物都发自内心地抗拒,根本骗不过去。


  


  “对。”


  


  最终Jason还是放弃了隐瞒,把刀叉丢进盘子向后靠去,将自身的重量全部交托在椅背上。


  


  虽然很麻烦,但看来还是要去拜访一下医师了,Jason这样想着。


  


  Dick突然紧张起来,也丢下刀叉急急忙忙凑到Jason身边,伸手盖上他的腹部,稍微用力往下按了按。


  


  “怎么……”话甫出口,Jason猛然察觉到了不对,拨开Dick的手自己在他按压的地方按了下去——隔着腹部的皮肤,他碰到了一个椭圆的物体,鹅蛋大小,触感坚硬。


  


  这是什么鬼?


  


  还未等Jason询问Dick为何会想到来按压他的腹部,Dick已经自顾自地先开了口。


  


  “没事,Jason,龙卵下移到可以隔着体表触碰到又没有食欲的话就代表它快要出生了,是正常的事情,先回床上躺一下吧。”


  


  Jason眨了下眼,又眨了下。


  


  他刚刚听到了什么?


  


  龙卵???!!!


  


  “等下,Dick。”Jason实在佩服自己的冷静,居然只是抓住Dick的手把他拉近而不是直接蹦起来质问这是什么意思,“龙卵是怎么回事?”


  


  “呃……Jason?”或许是因为Jason捏的委实用力,Dick似乎也意识到了氛围的改变,小心翼翼地观察着Jason的表情开口,“就是你之前同意用的药草……”


  


  “我知道药草,”Jason深呼吸了几次,抑制住大吼的欲望,“但‘龙’卵是怎么一回事?!”


  


  龙又不是靠让别的生物吃吃药草繁殖的,按Dick的说法药草只起辅助作用,而他可不记得有让一条龙上过他!


  


  在Jason一瞬不瞬的注视下,Dick的表情渐渐从疑惑变成了慌乱,最终演变成了恐慌。


  


  “Jason……”Dick吞下一口口水,试探着开口,“你该不会……不知道我就是龙吧?”


  


  Jason脑内轰然炸响,他迅速地回忆了一遍与Dick相识的始末——是的,Dick从来都没说过自己是打小被龙抓来做伴侣的人类,也从来没有将龙和自己并列提到过,这一切都只是Jason自己的推测罢了。


  


  那个洞穴根本不是“龙”为Dick做的,而是Dick为他开辟出的!


  


  所以他才会在金币堆上醒来,所以Dick才会在他问自己是不是龙的新鲜肉食时一秒否认,所以Dick才能“替龙”做决定将珍贵的药草给他……


  


  妈的这么一想当时Dick问的其实根本不是指“催情”这个“副作用”吧!


  


  Jason觉得自己急需冷水来好好清醒清醒,是的从这个角度讲完全没有问题,Dick是龙他当然会觉得Jason想的如何解决叛军根本不需要思考只要平推过去就能赢,所以这种药草才会成为他提供给Jason的选项因为在他的认知里Jason根本不必去战场,所以……


  


  Jason下意识地将手放在腹部,不由得悲愤莫名。


  


  谁知道龙还能变成人形啊!


  


  “Jason?”


  


  Dick试探地叫着他的名字,恳切地凝视着他,试图以不引人注意的方式从被Jason抓着的状态改成握住他的手。


  


  Jason很想吐槽Dick的幼稚举动,这么大动作,到底谁会发现不了?但人类——现在应该说是龙的体温暖暖地传递过来,就像那时从背后抱住他的手臂……Jason茫然地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却连要说什么都想不到。


  


   ‘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坏事。’


  


  最终,Jason这样想着,反握住Dick的手,看着他的表情逐渐从紧张变成惊讶再变成纯然的喜悦,忍不住也露出了笑容。


  


  但他好像还是忘了些什么。


  


  Jason努力回想了一下。


  


  “Tim那里你去说。”


  


  Jason盯着Dick的眼睛,缓慢而坚定地嘱咐着他。


  


  让他面对着Tim说龙卵的存在及出现原因连带制造过程,他还不如跳海自杀死得还不那么尴尬一点!


  


  


  


  


  


  


  


  


  番外(?????)


  1.


  Jason总算是知道Dick收集的那么多木柴是要做什么了。


  


  小屋里的壁炉已经燃起了旺盛的火焰,Dick歪头看了看它,又向里面丢了一根木柴,这才满意地拍掉手上的灰尘。


  


  “这是龙卵孵化必需的。”


  


  Dick解释道,小心地拿起龙卵放在火焰之中,对他来说跳跃的火苗就仿佛空气一般,连一丝烫伤都无法造成。


  


  “所有龙都这样?”


  


  Jason总觉得有点别扭,不光是因为Dick刚才的动作怎么看怎么像要烤蛋吃,还因为……


  


  “我记得不同龙类卵的孵化方式并不一样吧?”


  


  感谢Tim提供的书籍,之前的“孕期”他可没少拿这些书当休闲娱乐。


  


  “对啊,”Dick点头,“火龙就是用火焰孵化的没错。”


  


  “……但你是蓝的。”


  


  Jason突然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色盲了,Dick龙形时绝对是蓝色,还是深蓝,火龙?


  


  “没错,是蓝的。”


  


  Dick对伴侣内心的波动一无所知,认真地肯定了他的看法。


  


  “深蓝色的,火龙?”


  


  Jason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感觉世界观都要被刷新了。


  


  “对,水龙的话一般是金色的,然后风属性的龙是红色的……”


  


  “……你们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2.


  第二年春天。


  


  早就孵化出的小龙已经从刚孵出时的鸡仔大小长到了小狗大小,然而从它出生开始天气就在转凉,这还是它第一次被带到户外活动而不用裹上十层八层让它飞都飞不动的毛毯。


  


  Jason看着小龙在草地里打滚,又蹦起来扇着翅膀追蝴蝶,然后一头扎进茂密的灌木丛只留尾巴在外面拼命挣扎,忍不住将自己深藏已久的疑问说出了口。


  


  “我他妈这是生了条小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