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INGs-

“别了,我的达瓦里希。别了。”

勾引是个人
吃粮专用
腿肉子博@一颗麻辣秃头
麻辣兔很好吃
“本座便是佛,渡你登极乐”
鬼龙红郎的脸与Jason·Peter·Todd的灵魂
TOP!BruceDickTimDamian
团&兵 叶韩 中露中 美苏 相all欧
是李泽言女孩

这个帅桶使我念念不忘

失蹤人口:

給朋友的,紀錄一下

[brujay] 猫

“它总在雨天来。”

屋顶上的猫:

分级:pre-slash


字数:500


简介:想写点气氛轻松的片段


警告:可能有点儿underage? 这是罗宾时期的事。




他会想起杰森,有时候。不仅仅是那种缓慢的蔓延的记忆,在偶尔过于安静的蝙蝠洞里,或者那条散布着若有若无的烟味的隐蔽走廊中,以及偶尔翻开一本书时空白处显然并非出自他自己手笔的潦草涂鸦时。更多的时候是在人群中,比如此刻热闹的派对里,当过分热情的女伴松松挽起他的手,乏味的俏皮话和阵阵笑闹,耀眼的灯光里浓郁的名牌香水气息塞满鼻尖。这些时候他会突然记起一个雨夜,午夜熄灯之后依然阵阵雷鸣,有人随着那声音爬进他的被子里,手脚冰凉。记起所有这些夜晚,他无法入眠,所有的注意力放在枕头另一边从慌乱到平稳的呼吸声。他的手被紧紧握着,另一只手的主人睡在他对面蜷缩成一团,弓着背的姿态像动物般柔软,睡衣领口裸露的脖颈在布料下继续勾勒出自然的曲线,温暖的呼吸。清晨的时候雨总会停,杰森醒来,他不敢直视的蓝色的眼睛,尖锐的真实。


当他结束走神时,女伴通常总在等着他回答什么。


“抱歉,”他假装咳嗽,“你说什么?”


“流浪猫,”她重复,“可爱吗?你喜欢猫吗?”


她的手机屏幕上,黑色小猫蜷缩成一团,眯着眼睛,背弓成柔软的形状,平时危险的爪子在睡着的时候看起来只是毛茸茸的。他突然好奇它的眼睛是否也是蓝色的。


点点头,“我也有一只,”他笑着说,“它总在雨天来。”




end



由于某不可描述的原因微博大号“-GOINGs-”(与本博同名)已被ban,还愿意fo的朋友可以看“一颗麻辣秃头”这个号。

科普

颂曳:

作者和朝歌都说得超好 这篇文出现得也非常及时了 

最近发现有低于15岁的给我文留言的同志 有点惊慌 不是说排斥你读 我公开发文当然得接受这个事实 但国内相关教育不怎么跟得上 我们这种wild fantasy类同人容易产生不现实的误导 自觉该尽己所能跟着科普一下才算得妥当

我那篇卡文近一周就是因为想到在稍微有点正剧化的逻辑里 男女主的态度非常能起到榜样或者启蒙作用 就想设计男主决定用tt 女主长期吃短效药所以才不需要 最后因为考虑到女主根据设定 吃短效药的动机实在不足 才放下这个念头 但文中男性对这方面的态度可以说是我能想到的算是靠谱负责面面俱到的了 另外在R向同人里安利“合理稳定的关系中短效药整体效果优于tt”这一理念可能也实在有些狂野了.. 现在见到这个话题 可以说时机非常合适

文学作品里和现实太不同了 虽然有这个意识的作品会用各种显明或隐晦的方式提醒你对自己负责 最终浪漫还是占第一位的 而现实中不管爱到什么地步 “对自己负责”的比例还是应当远远压过这段感情中一切其他事项的——独立自爱 有意识、有能力对自己负责 才是拥有美好爱情关系的唯一基本前提 

总的来说 

1.非稳定关系→tt 

2.稳定关系→主推短效药 

3.心态上正视这方面的一切细节 做好准备 爱得坦然 做得坦然 不管你多大 不管发生什么 不要产生自轻自厌情绪 尤其不要觉得“我还没到年龄就这样 我真是糟糕/现在出事也是我deserve it”你做的事情是中性的 不好不坏 如果爱的很深 保护得当 井井有条 那其实是好事 它不需要跟你的年龄和立场相关 更不需要和你的纯洁与否 好与坏扯上关系 不管你做没做这件事 它都无法定义你这个人 所以心态要正 理直气壮一点爱护自己 坚决不后悔不自责 把自己的健康放在第一位 合理求助 有事不要第一反应寄希望于紧急byy和流x  更不要抱着以下心态处理问题:我男友靠谱听他的/虽是大事但过于耻辱决定蒙过父母/总是有小诊所专科医院可以去流x,etc. 

关于具体对上面提到的理念的安利 可以移步知乎果壳科普贴

你为何排斥byy?←戳

知乎byy科普回答←戳

byy可降低女性癌症发病率的报道←戳


首先要有意识并学会爱自己,然后祝你爱得有秩序,祝你爱得坦然。


朝歌已暮:

的确是这样 现实是现实 小说是小说 言情更是例外
无论是外射还是怎样 无套就有妊娠的风险
而且由于生理结构的特性 女性更容易受到sex行为带来的感染风险 这就是为什么之前九价的疫苗wb上传的那么火
现实和小说真的不一样 性是美好的 因此它在小说里的呈现是浪漫的 但是性本身被赋予了非常多的意义 社会意义和生理意义皆有 
因此性教育是非常重要的 性事的了解和保护也同样重要
希望首页的孩子们都好好爱护自己 现实与小说可别混淆
希望每一个女孩子都好好保护自己😘

众生安眠:

小说是浪漫的。
但是我希望妹子们知道,内x是很危险的。
紧急避孕药对身体危害非常大。
流x也许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一生的伤害。
如果你对一个男人不知根知底,也会有感染hiv的危险。
所以文学作品可以肆意欣赏,深情脑补,兴奋带入。
但答应我,在现实里做x的时候,请一定要注意安全好吗。

不是每一个男人都会在你意外怀孕的时候深情款款地和你求婚的。

有人会推脱责任,有人会说谁知道是不是我的,有人会说快打了绝对不能要,还有的人会一走了之。

相信这个世界上温暖而美好的事情,但是也要保护好自己,好吗。

全世界的小姑娘都是上帝的宝物,我不希望任何一个你受到伤害。

爱你们,么么哒。

【damijay】U know i was a trouble·上

头一次……看虐桶这么爽……虽然42挺多这种梗……但是这篇可能是我看的坠好的!

基本法:

想开车,但这章只有刑讯没有车,达米安16岁,暴力行为注意,不喜勿点。

杰森走的踉踉跄跄,他的右脚踝肿了,尽管如此身后两个人还是不耐烦的推搡着他。他不得不假装他现在有实际上五倍的疼痛,好让身体足够左右晃荡、撞上墙壁或者木条箱,推算他现在到底走到了哪儿。

 

比如他现在是地下一层,距南大门大约纵向47m横向70~73m之间,天花板上是厨房位置,所以这里应该是……

他猝不及防被重重一推,努力前跑了几部还是蹩脚的摔跪在地上。背后先后响起两道金属门关闭的声音,一声是很轻的转轴,一个扣上后还在簌簌震动。

 

“吉米·泰瑞?”

 

啊,杰森没有第一时间对这个假名做出多大反应,他从地上坐起来,两只手绑在背后,脸上眼罩严严实实,压倒性不利。唯一的好消息就是他现在不是红头罩。

一记马鞭毫无预兆的落在他的脸上,软皮拍这该死的一下抽的他叫出来。没错,他现在不必装的太硬汉所以他叫了,然后抽着气龇起了牙。

那个冷淡而带着机械音的声音再次响起来:“吉米·泰瑞。”

“真倒霉,那的确是我。”

 

厨房下面的确是个刑讯室的好选择,亲切嘈杂又管道众多,如果杰森不是潜入被抓,他大概会被捆成一条猪肉,头朝下的从垃圾通道滑下来。不过这也是个好事儿,等挨过了审讯,他可以不打扰到主人而就近返回

 

杰森的头顶一空,那个男人撕掉了他的发套,之后眼罩被解下来,它落下的同时杰森就尽可能隐蔽的扫视了房间。可下一秒他的脸颊就被固定住,对方的双手搭上他下颌的两边,短暂摸索后就对他耐心制作了四个小时而且黏的比斯拉夫眼罩还牢的脸皮利落一挣。接着,他的右眼被两只手指撑开,而另一只手与他的眼珠子近在咫尺。

“等等!我的眼睛是真的!我没有带隐形眼镜!”

男人似乎古怪的笑了一下,之所以说似乎,是他朴素到毫无花头的面具遮蔽了整张脸。杰森承认这个太过游刃有余的家伙有点吓到他了,这人等会儿做的可能会比杰森想象的难捱一点。

 

他不想失去一只或者两只眼睛什么的,也许他得在中期就寻找机会。

 

那两根手指还是按上了杰森的眼球,大拇指和食指,贴着他眼球的表面一捏。杰森猛的弹起一只脚踹向他,但是男人后跳避开了,并且更加快速的在杰森站起来前冲回来给了他结实的一拳。

杰森——或者吉米泰瑞——鼻梁酸痛的到泪腺都打开了,那一小会的头晕眼花并非作假,他甚至是被男人扶起来的。他先是脖子被套上了金属扣的牛皮圈,两只手解开并分别拷在了一面铁丝网上。杰森试着挣了一下,这绝对不是普通的铁丝网而他妈是专用的,等会儿他也许要付出一只手腕脱臼的代价来摆脱它。

 

“我不喜欢说废话,所以你最好主动一些。吉米。”

“我什么都说,先生。”杰森希望自己可以看起来诚惶诚恐。可男人扣着他的下巴,杰森的鼻血缓缓的淌下来,酸痛而且痒,杰森在这位不知名先生的注视下舔掉了嘴唇上的血,而其他的又被那个人抹掉了。

——拜托,他真的不能被这家伙仔仔细细的擦着血一边假装自己吓尿了,他这辈子见识过太多变态而且也憎恨变态所以他用以迎上去的是一双坚硬的绿眼睛

“你还真他妈是个喜欢鼻血的家伙啊不是吗?”

 

这句话为他赢的了一记巴掌,杰森的脸歪向一边,耳朵嗡嗡作响,刚开始止住的鼻血又飞出了些。就打人来说这人算得上专业,距离短但力道十足,可话说回来,它毕竟只是手而不是撬棍

 

 

眼罩再次被扣上,男人走到房间一角,然后响起的是水声。他大概在洗手,可是再次走过来的时候水流也没有停。

“谁让你来的?吉米。”

男人在杰森的衣领上擦着手,湿漉漉的,杰森厌恶的仰起了脖子。

“黑尖三让我来的,我刚加入一个多月,奶酪脸做的介绍,如果你认识他你可以去问——前提是他不会看到你就尖叫着跑掉。”

杰森还来不及轻浮的笑一笑,冰凉的手就扣住了他的脖子,大拇指按上气管,四指贴在颈后:“我会记得问的,继续。”

“黑尖三不太信任我,但是我能干,而且他没有人了,所以我被派来打探消息。我入行短,没有太多人认识我,所以我又加入了你们。”

“汉克是你的引荐人?”

“看来后面的你都知道了……呃、嗬——”

有力的双手掐紧了他的脖子,仿佛要把他的喉骨掐碎。杰森的腿在踢蹬前就开始抽搐,一只掐着他脖子的手又松开了,转了个方向捂住他的口鼻,男人的脸就靠在他耳边:“不要耍花腔,你和黑尖三没关系,他也是被你耍着的人之一。你对我说话应当小心行事,我不喜欢听没用的话。明白?”

杰森用力的点头,直到他再次得到呼吸。他剧烈的咳嗽,头发又被拉扯起来:“我希望你明白的时候就说:我明白了,先生。”

“咳、咳咳!……我明白了,先生。”

“好,继续。”

 

“面具是你从哪搞到的?”

“里奥纳德,他在东区有一家殡仪馆,他擅长用油泥做面具,我找到了他。”
“听起来挺有想象力。”
“我干过搬运尸体的伙计,看过人怎么处理仪容,有时候尸体腐烂的太糟,需要做的就和假面具差不多。”

“他为什么要帮你?”

“当然是为了钱。”

 

男人再次停顿了下来,杰森听到了一声微小的电子音,然后过了一会又是一声。

 

男人突然上前利落的给杰森解开两手的手铐但再次绑在一起,又握住了项圈的后端。

杰森转着手腕:“怎么?我为自己争取到一个比较松快的姿势了吗?”话音刚落一记对准了肾脏的膝撞就让他弓起了身体:“……我操你妈。”

杰森几乎跪倒地上,但这一点没妨碍男人拖拽着他就像是拖拽着一条狗,迈向着他刚刚走过的角落:

“我就知道放这些水会用得上。”他把杰森拽起来,听不出多少愤怒或者焦躁:“以防你不知道:里奥纳德的殡仪馆恰巧和我们的某项业务相通,刚才一个简单的短讯让我知道,我们还没让他缺钱缺到接别人的活儿的地步。”

 

杰森想说一句该死,可他的脑袋下一刻就被按进水面,完全的劣势下他除了徒劳的试图抬头一点办法都没有,气泡在近半分钟后从他的鼻腔里涌出去。他表现的因为惊慌而已经濒临窒息,浑身抽动而且气泡沸腾,咽下了几大口水。
可按他在后背和后脑上的手就是毫无触动

直到他开始真切的感受到缺氧,水呛进气管仿佛变成了硫酸,肺部着火一样疼痛,上次他感受这种疼痛还是在爆炸后烟气里的窒息里——杰森开始剧烈的挣扎,他抬起一条腿旋转腰身向那人用力的踹出去,似乎是蹬到了什么,但又不像身体的触觉。但压着他的那双手变成了向上的拖拽,他被猛的拽离了水池。

 

他惊魂未定乃至像一条鱼那样大口喘气,虽然他瞬间就恢复了清醒但是他可以用伪装争取一点时间,他不能再冒险试图挨过审讯了,他——

那个人的膝盖压上了他的胸口。

 

杰森再无保留的仅靠腰力将人掀开,自地上弹起来,在站起的同时两手绕过后背而举到了身前,隐藏在鞋底夹层的刀片被抽出来,划出一道短促的弧线。

男人用某种金属短棍挡住了这一击,而且他整个压了上来,杰森不清楚这种愚蠢行为的动机但这不妨碍他顶起膝盖给那人一下。
男人的手却按上了他的——他的胯间。

 

杰森真的要被他的变态给惹毛了,他要把这个人钉在墙上并且给他的屌穿上一排弹孔,但男人放弃了攻击并且只是按住了他的脑袋让他安静下来好好听

陶德,你居然硬了。”

 

 

杰森不可置信到难以控制自己的音量:“——你他妈?”

男人——或者现在应该叫他少年,不管他是怎么伪装的——又在杰森陶德顶起的帐篷上重重一揉,经过了变声器的声线如今已经能听出熟悉的轻蔑:“窒息会让你勃*起,你认真的?”

tbc.


【DC】小麥與麵包(Damijay/神父Jay)

感受到了神父桶的妙,这个趴跟42相性满分了!

Cheeseery:

《向在10月對教廷出櫃的Krzysztof Charamsa神父致意。》

*嚴肅提醒:致意的部分只有前半部。

*請先把拿著傲慢與偏見的二少在腦中過個三次再往下拉。

*涉及天主教與同志內容,對此反感的請不要再看下去了。

*最近的動力像癌化細胞般暴增簡直、不正常

-------防雷警示線--------

許多人以為Jason和Damian的相遇屬於不可言說的悖德,以致雙方均緘口不言。但事實上是過份的平淡與單調,讓他們覺得沒什麼好向別人說嘴的。

Jason在雨和雪夾雜落下的夜裡,給了在屋簷下躲雨的Damian一把傘。如此簡單。

而他們在一起的過程更是沒什麼好說的,表意、拒絕、再表意。追求神父的過程並不會因為職業的問題而和世上多數人有所不同。

Jason以廣義來說是挺喜歡自己的工作:在小小的格間裡,傾聽信徒們的悲喜和懺悔,就像在替上帝整理那畝畝小麥田。

而Damian是站在麥田正中央,手持鮮花皺著眉頭的俊朗青年。在一律平等而模糊了面貌的世界中,Jason能夠清楚描述Damian臉上線條,還有他那如夜空的深藍眼睛。

「神父,我有罪。」虔誠的男信徒雙手合十坐在格狀小窗前:「我愛上相同性別的人。」

「愛無罪過,只要心懷上帝。」Jason平靜地開口,摩挲著胸口暗袋裡的十字架:「惟須克制律己。」

Damian在教堂繾綣爬滿長春藤的花架下等著他,Jason送走了信徒後,踩著猶豫的步伐向那人走去。

「Todd。」Damian不高興地咂舌:「我不喜歡你工作時間不固定的職業。」

他拉過Jason的小臂端詳著他的眉眼:「怎麼,聖像流血了嗎?一張忘了繳稅的臉。」

愛可以極大,上至天父;也可以極小,只給予眼前的人。Jason低頭看著神父袍的下緣:「我無法對信眾誠實。」

Damian挑起眉毛:「這種保密狀態是誰的主意?」他在樹藤的陰影下牽起Jason還沾著墨水的手指:「剛剛寫信給誰?」

「寫給教廷。」Jason低聲說:「教宗鼓勵人們對於同性戀和墮胎寬容。在寬容他人的情況下為何不能寬容自己。」

Damian沒有說話,安靜地數著Jason半遮藍眼睛的睫毛,伸手替他整理落到額前的瀏海:「你該對你的瀏海寬容點,全梳上去不會更有號召力。」

「信寄出去後我就沒辦法繼續在教堂工作了。」Jason抬起眉毛,揚起手中封上蠟印的白色信封。

「馬上去寄。」Damian迅速奪過信封揣進懷中,唯恐Jason反悔似地拉著他往外走:「郵局離教堂很近。」

「我說的是教廷會開除我的教籍!」Jason提高音量,但腳步順從地跟著Damian移動,就像他們曾在傍晚的河堤散步一樣。

「你可以換份更偉大的工作。」入秋的風帶著涼意拂過Damian的側臉和微勾的淺色薄脣:「上帝的小麥田有許多農人在替他照顧。」

將信封限時寄送並加上雙掛號,在櫃檯把郵件收走之前,Damian慎重地看著Jason:「而我只有你。」

Fin

*方濟各快點成為最潮的教宗帶領世界走向和平啊啊啊啊

《以下和致意無關,純屬宣洩變態能量》

-------防天雷警示線-------

* (混亂邪惡的閱讀提示)吃我的Damijay啦

*在某個混亂邪惡的地球上

Damian用拇指撫過神父的嘴唇,冰涼粗糙的指腹讓Jason不住瑟縮,無神論者對此歪著頭,將在形而上的神靈眼皮下偷來的吻,輕輕擦在自己微微勾起的唇角上。

「神父,你是個稱職的牧羊人嗎。」Damian低啞地問:「還是過於純潔的羊羔?」

Jason撇過頭垂下視線,看著牆角的蛛網,無辜的飛蛾在上面苦苦掙扎:「這裡是侍奉神的處所。」

Damian輕蔑地笑出聲:「這裡?頹敗的建物和從下水道爬上來的老鼠?」他強硬扳過Jason的臉頰,捏著因累積的疲勞而略顯瘦削的臉龐:「如果過這裡真的有上帝,你就不需要用屁股來換物資了,Todd神父。」

「請不要說地如此直白,那些孩子會聽見的。」Jason微弱地哀求,額頭靠上Damian的肩膀:「由黑暗遮掩所有的秘密。」

「你心裡明白,Todd。」狹小的告解亭塞入兩名成年男性顯得太過擁擠,Damian隔著黑色的布袍搓揉Jason結實的臀部:「放棄那些沒有未來的小鬼,還有那根本幫不了任何人的、上帝。你可以有更好的生活而非每週像牲品般在我身下哭喊。」

Jason搖搖頭把Damian按在破舊的椅凳上,撩起衣擺坐上男人的大腿:「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上帝。」他在Damian前額落下中立的親吻:「願主護佑你。」

「上帝能給你麵包嗎?還是給你葡萄酒!」Damian憤怒地拉開衣領啃咬Jason仍留有淡紫瘀青的鎖骨:「用你那有禮貌的說法:祂只會給你檸檬。」

因為疼痛Jason忍不住收緊貼著Damian肋下的雙腿,他閉緊雙眼不願見證即將發生的所有事情:「祂能給與救贖、啊。」

Damian狠戾地推擠Jason的肩膀,讓男人從他的腿上往後摔,在最後一刻抓住對方的上臂防止他跌地太過淒慘:「跪著。」

Jason的眼底充斥溫順的疑惑,膝蓋併攏跪在骯髒的地板上,如果把Jason現在原封不動搬到真正的聖堂裡,絕對能夠讓信眾們激動的哭泣,擠上前試圖撫觸抓他的鞋跟哀求寬恕。

可惜信仰早就被世人拋棄多年,也只有眼前這人固執地堅信那跟世界格格不入的光明。

Damian抓住Jason的臉頰,把那漸漸染上窘困的俊臉壓到自己的胯前:「用上你那讚美神祇的銀舌頭,還有吐出金玉良言的嘴巴。」

修長的手指顫抖著爬上Damian樣式繁複的皮帶,Jaso連續做好幾個吐納依然冷靜不下來:「我辦不到,Damian……、我……。」

「為了你的上帝,還有你的小羊羔們。」加重咬字強調所有格:「來,過來。」Damian的指節拂過Jason的豔紅色顴骨。

那溫暖的口腔一點技巧都沒有,但因為張著嘴的人是破碎又完美的Jason Todd。Damian沒有吐出任何奚落,沉默地用飽滿的前端擠壓脆弱的舌根和咽喉。

「噓噓噓,忍著點,嘔吐反射可以訓練的。」抹去Jason生理性泌出的淚水,撫摸僵直頸項的大手堪稱溫柔:「對,好極了。」

Jason試圖鬆開喉頭,但神學院並沒有教導過如何運用那些肌肉,他發出無助的呻吟。

聲帶震動刺激敏感的前端,Damian揪緊了神父的黑色短髮往前挺胯,Jason的尖叫被堵回腹中,化成腐臭的毒液在他的血管流竄,看著Damian的視線首次有了屬於自己的情緒。

「寶貝,你現在的眼神好看極了。」Damian欣喜地喊:「再多恨我一點。」

Fin

*大米和二少到底做錯了什麼惹上我這個變態('・ω・')

*請正確使用告解亭。

*肚子好餓。

→→→
 文青莫名版後記:
 金黃的小麥如同愛情搖曳
 但要生活需要那白色麵包
 並非擇一捨一的難題,小麥磨成細緻的情感後能夠烘焙出香甜的麵包


【JayRoy】No Light,No Light ②

难得的末世AU呜呜呜呜吃了这可爱的无差

Indifeso:

Summary:Roy是个快乐的丧尸

Warning:不知道为什么还要填坑....看不看大家随缘吧

前文地址


以下正文——


Jason在Roy一把拉开遮尘布时被扬起的灰尘迷了眼睛,银灰色的AstonMartin停在那,全新的,反光的车盖印出表情迥异的两张脸。Roy拍拍车顶,亲切的打招呼:“Matey。“Jason则埋着头,把需要的东西往后备箱里放。

 

不管Jason认为Roy的话有多少话不可信,至少到目前为止,关于车和酒的部分都是真的。

 

Roy早前领着他下到地下室,中途经过一道密码门,对方输入了12位数密码而不是用掌纹或是瞳孔扫描,随即为自己的这个想法发笑。门后的气流携着熟悉的腐朽气息一把攫住了他,还有他脑子里一闪而过的记忆。Jason用力眨了两次眼,甩掉烦人的影像和隐隐的头痛,再向前看时,Roy正紧盯着他,微妙的皱着眉,见他回神,便一声不吭的走进门后。

 

可以看出这里太久无人使用,感应灯毫无反应,他们在黑暗中一前一后顺着旋梯向下。眼睛适应之后Jason勉强能看清Roy的背影轮廓,走了一段路后则一丁点光也没有,耳边除了两人下楼梯的脚步声之外一切都静悄悄,仿佛某种不幸的预兆。Jason的右手按在枪上,肌肉紧绷随时能攻击,Roy却在他满身戒备时哼起了歌。

 

Jason突然愣住,Roy的声音是干燥的沙哑,回荡在黑暗的空间中如同爬行着的巨大多足生物,Jason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大灾难之后最先消亡的是那些和文明有关的一切,艺术品被掩埋,书籍被烧毁,音乐被遗忘。此时,简单的旋律让Jason感受到了陌生的、鲜活的生命力,那是这个世界缺少的,也是他记忆中不曾有的东西。

 

Jason尚在状况外,Roy这时停下来对他说:“到了,再往里走,那扇门后是酒窖。”Jason什么都看不见,连方位都无法辨明,Roy听上去像是掰开了什么东西,‘咔’的一声后红色的荧光棒亮了起来,Jason猛地眯起眼,然后冲Roy吼道:“有照明棒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

 

Roy笑嘻嘻的回答:“我忘了,可别指望一个有夜视能力的丧尸记得用这玩意,换句话说,我没把它们当玩具掰光就庆幸吧。”

 

Roy用一把上锈的钥匙打开酒窖的木质大门,随即弯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我在这等着,你拿完之后我们还要继续往下走两层。”Jason从他手里抽走照明棒,一声不吭的进去了。Roy靠着墙壁,以为会等上好一会,事实上,五分钟不到的时间Jason就走了出来,左右手拿着汤力水和伏特加还有一瓶琴酒,在Roy挑眉时解释:“如果酒能代替水,我会把整个酒窖都搬进车里。”

 

Roy笑着回答:“明智的选择。可惜了里面45年的罗特希尔德,即使我这辈子再也尝不出它甜美的味道。”

 

“葡萄酒属于胜利和荣耀的时刻,而这个,”Jason晃晃手中的玻璃瓶,“则是逃亡的最佳伴侣。”

 

“逃离什么?”Roy依旧带着那副好笑的神情看着他,仿佛他始终能从Jason紧绷的面部肌肉中发现不为人知的乐趣。Jason回以讽刺的表情,像是看着一只甲虫逐渐淹死在小水洼里,残忍而冷漠,“逃离死亡,这难道不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吗?”

 

这个话题仿佛触及到了禁忌,就像大灾难后大部分幸存者对病毒的起源闭口不提,仿佛这样就能忽视其中的人为因素,而他们暂时逃过一劫就能从此幸免于难。Jason觉得自己和丧尸谈论死亡是一件比他正和丧尸和平共处一室而没有打爆对方脑袋更加荒谬的事,他闭嘴不言,仿佛这样就能忽视内心那股迫切交流的欲望,哪怕对方连人类都算不上。

 

Jason单方面的忽视让之后的那段路显得沉闷了不少,好在之后也不需要更多的交流,而他也强迫自己不去理会投放在自己身上过于频繁的视线。

 

底层的照明灯大部分都完好,Roy走到被灰尘覆盖的控制面板前熟练的按下一连串键,Jason这才看清按键上的字。机器运转的轰鸣声响起,大概五分钟,整个地下室被缓慢的激活,Jason环顾了一圈,整齐排列的嵌入式武器柜,两个一米多高的电子锁文件柜,还有数块显示屏的电脑,无一不表明上两层的酒窖才是整个地下建筑中不和谐的一处。

 

“这里之前是恐怖分子基地吗?”Jason随手从架子上拿下一只箭,试探的用指腹压箭尖。

 

“有钱人总有些特殊癖好,没准你之前也是个有钱人或是有钱人的儿子。”Roy不知从哪摸出一个大型旅行袋,开始一股脑把所有视线里能看见的武器往袋子里扫,一边扫还一边腾出手来指了指Jason皮外套搭扣下露出的半截脏兮兮的胖蝙蝠。

 

“彼此彼此。”Jason把箭扔到Roy的脑袋上,Roy哈哈大笑,之前的事默契的被抛在脑后。

 

Jason把后备箱塞的满满当当,心里涌起奇异的满足感,抬头看见Roy也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正往后座上扔,他没去检查对方带了什么私人物品。“走吧。”Jason重重关上后备箱,歪着头示意,Roy欢呼一声跳上副驾,迫不及待的打开车窗,Jason憋回了那句“你坐后座“。

 

基地的另一个出口打开,约有三米高的甬道被车灯照亮,Jason用四十码的速度慢速行驶,眼睛紧盯前方黑暗,丝毫不敢放松,同时还得分神听Roy讲话。Roy扭过身体在后座的包里拿东西,“这条路直通城西,出口是郊外的小坡,旁边本来有个小池塘,现在多半一滴水不剩。大约还有一分半钟到出口,通道里我确定干净,但出去后不一定。星城早就沦为了丧尸巢穴,城外也没好到哪儿去,所以一会记得加速,可别慢悠悠的让他们搭上顺风车,我们得毫不留情的碾过去。”

 

Jason的腿上被放了个小东西,是把M2000柯尔特自动,Jason翻了个白眼嫌弃的说:“Really?”Roy挑起眉,弓着腰一脚踩在座椅上,打开车顶天窗,风灌进来把他额角没被束紧的红发吹到了眼前。Roy眯起眼,嘴唇张张合合,风把声音吹散,于是他把头俯的更低,放大音量又说了一遍:“那把是给你防身的,开好你的车,剩下的——”Roy歪歪的笑着,手中的弓弦试探的拉出弧度又松开,像是标志性动作,又像是无声的宣言。

 

Jason踩下油门的瞬间Roy灵巧的钻出天窗,箭袋固定在背上,双腿稳稳的卡在座位间,突如其来的光线在Jason视网膜上炸开,Roy不受影响已经稳稳的朝十二点方向射出一箭,爆炸的气流携着火焰在前方的丧尸群中打开一个缺口,而他们的车紧跟着冲进了黑色浓烟中。

 

Jason如同盲人般横冲直撞,引擎盖发出重重的撞击声,车颠簸的程度让他怀疑Roy是否会失手甩掉他的弓箭。恢复视野后Jason发现引擎盖有几处不严重的坑洼,挡风玻璃完好无损,车显然被改装过。Roy缩下身体对他说:“这里的泥地因为昨晚的雨变得又湿又软,轮胎下陷,我们的速度降下来了,前面还有不少东西,不管发生什么,不要停。”

 

Jason没说话,这会儿车速已经下降到了七十码,还在不断减速,而旁边仍有丧尸围过来。近一点的被车掀翻,四肢和身体分离也挣扎着往前爬,更多的还没靠近就被Roy的箭射爆了脑袋,到最后他的箭袋几乎空了,成果就是挡在路前的丧尸数量已经构不成威胁。Jason的耳膜因为密集的爆炸声而发痛,他单手握着方向盘,用力把Roy扯回车里,关上天窗,说:“差不多了?”

 

Roy的头绳松了,他收起弓后随手抓了抓头发重新扎紧,“嗯,开出这段路,之后很久都不会见到这些东西了。”Roy不会呼吸,不会出汗,不会疲倦,如他自己所说,的确是个很好的战斗力。

 

Jason降下两边车窗,车内的空间不足以让Roy重新搭上弓箭,他转而拿起一把UMP冲锋枪不时从右边清理掉一些落单的丧尸。左右侧后视镜均因撞击断裂,Jason抬头看了眼中后视镜想确认后面的丧尸追不上来,也就是这几秒的时间,一只丧尸突然从左侧蹿出,抓住车窗边缘,贴着车门试图去咬Jason的脖子。

 

Jason猛地打方向盘,车向右急转,丧尸的目标落空,差点被惯性甩出去,而他们的车也因此撞上了旁边的一棵树。一只手迅速的挡在Jason和方向盘中间,避免了被撞出脑震荡的后果,尽管有了缓冲,他的鼻子还是撞到了硬物上,温热的血从鼻腔涌出流到了嘴里。

 

Jason眨掉生理泪水,恨不得满嘴血喷到Roy脸上,他晕乎乎又气冲冲的吼道:“他妈的安全气囊呢!”Roy转而拉住Jason的胳膊紧紧压在座椅靠背上,后者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胳膊上手指用力到陷进了肉里。

 

“我拆了,丧尸为什么需要安全气囊,我又不会脑震荡。”Roy欠揍的声音在Jason耳边响起,同时还有几声枪响。Jason车窗边不知什么时候又爬回来的丧尸半边脑袋开了花, 歪着身体倒在地上。另两只较近的丧尸趁着这个机会试图把手伸进来去抓Jason的脸,车窗被堵得满满当当。

 

“Jay!”不需要更多语言,Jason左手摸索着拉开门把,Roy补了两枪后双腿横过去重重的踢开车门。汽车重新启动,倒车、转弯、踩油门、打档、加速向前,碾过地上还未站起来的丧尸,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很长一段时间他们沉默不语,Roy安静的像一具尸体,不带比喻,车里只有Jason尚未平复的呼吸和吸鼻子的声音,他们一直朝北开,景色逐渐变得荒凉单调,好在路上已经看不见任何行动的丧尸。

 

Jason把T恤拉起来胡乱擦着下巴上的血,瞥见Roy正歪着头朝他笑,他瓮声瓮气粗鲁的问:“干什么。”Roy伸手从后座拿了个东西在手里晃了晃,暗色的液体像凝固的血,是45年罗特希尔德,他还是带出来了。

 

“虽然跟荣耀没多大关系,但现在是胜利时刻吗?”Roy这么问,仿佛他们两个刚经历了一场狂欢,筋疲力尽,尽兴而归。

 

“酒是我一个人的,给你喝也是浪费,现在换你开车。”Jason坐在了副驾上,此时接近正午,太阳高悬,他整个人懒散的半躺着,被晒红的鼻梁上架着从Roy那抢来的红色墨镜,右胳膊直直的从车窗边伸出去,手心发烫,连缠绕在指尖的风都是热的。

 

Jason用干掉一瓶伏特加的气势在喝罗特希尔德,大半瓶下肚他的意识也跟着飞走了一半,酒瓶斜放在肚子上,保持微妙的平衡。Roy插了个播放器在车载音响上,左摇右摆的像在开个人Live。Jason陷进了久违的轻松情绪中,可能是因为半瓶酒,可能是因为他终于承认和人并肩作战的感觉真是太他妈好了,他甚至忘记早在几个小时前他还拒绝将Roy定义到人类这一边。

 

“And they try to divide us. We must find a way。”Jason跟着Roy一起唱了出来,Roy的眉毛扬起,笑容张扬又甜蜜,Jason问他有什么好笑的,后者看上去高兴又忧愁,他说:“因为你在笑啊。”

 

Jason昏昏欲睡,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脸颊早已笑酸,他把嘴角的弧度抹平,用最后一点清醒的意识说:“闭嘴,Roy。”

 

Jason手中的酒瓶被抽走,他闭着眼顺从的把两只手都搭在肚皮上,最后,耳边传来Roy欢快的声音:“好的,Jaybird。”


下更长长长长然后完结.....

最近应该都是填坑


多一句,如果想知道,Jason和Roy一起唱的那首歌是Muse的新单Dig Down


【Brujay】The Simple Story ④【END】

我真的爆炸喜欢这个结局。
就像那些Bruce永远不知道的关于Jason的过去,他也永远都不会知道Jason亲手杀了他的孩子。

Indifeso:

文前警告:人物有史以来最OOC,Joker出没请小心,情节有史以来最三观不正【认真考虑一下再点开看吧...作者是为你们好


我写完了自己都不想看第二遍


最终情节BUG很多,请不要去深究...看着玩玩就好


以及,作者不谈人生谢谢,想打作者的请先过 @Anttna 这关


写完了生无可恋大概作者会出家,我们五台山见




正文①


正文②




这章有8727个字,最后两段纯粹是因为要赶进度所以写的很仓促,反正大家意会就好


这个结局之后会另加一个HE,作者其实非常不想写,但因为是换粮,所以硬着头皮上吧...

[damijay][ABO]危言聳聽(1

这真的好可爱………………米米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小男孩【双手捧心】

白灰灰白:


  • jason生日快樂wwww


  •  


  • jason依舊o、damian未分化


  • 寫獨角戲寫到一半分支出來的(老是幹這種事...


  •  突然覺得一下挖這麼多坑很做死....



-------------------------------------------------------------- 


A03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210302/chapters/18814057


長微


http://ww2.sinaimg.cn/mw690/006xGz7cjw1f7p5epk1tlj30c86aw1kx.jpg


(9/11改長微博......


沒有肉

[brujay] 浪漫灰

最新的正联截图就非常还原,本蝙是老爷本蝙了,浪漫灰💗

屋顶上的猫:

简介:一次事后谈话及其结果。是bvs的本蝙蝠,但是是罗宾时期的事。ooc


字数:<=500






他总忍不住抬头偷瞄,一次。又一次。没过一会儿,身边的人放下了报纸。


“怎么?”布鲁斯问。


杰森避开了相遇的目光,用手在自己的耳边比划示意。“你这儿,”他回答,“有几根灰头发。”


布鲁斯眉头一皱,然后又慢慢松开。“我是个三十五岁的中年男性,杰,”他回头拿起报纸,若无其事,“我当然会有灰头发,这很自然。”


杰森耸耸肩,也拿起了自己的平装小说,假装在读。很快,他的余光捕捉到布鲁斯的视线越过报纸偷瞄着床对面的镜子,一次,又一次。终于他逮着了一个恰好的时刻放下小说:他们的目光在镜中相遇。


杰森转头凑过去,下巴抵在布鲁斯的右肩上笑,忍俊不禁里半是胜利的得意半是温柔。与此同时布鲁斯挫败地低头,脸埋在双手里叹了口气。


“别担心,不显老,”杰森笑够了之后额头蹭蹭他的鬓角,犹豫了一下,然后稍微有些太快地说,“灰一点也很好看。”


布鲁斯转头把年轻些的男人压回身下,有点报复性地亲吻着那过于顽皮的嘴唇。


-


耳边起初是一根,几根,然后一小簇,直到两鬓灰白,他逐渐不必经人提醒也能看见,在床对面的镜子里,玻璃柜的倒影中。


但现在他身边的位置总是空的:已经太久,杰森没有回来过。


end




又及:1 标题浪漫灰是朱天文小说里的一个词 2 本蝙蝠简直hair porn他怎么可以这么好看